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互聯網

真有免費午餐?

FT專欄作家約翰•加普:《長尾理論》一書的作者安德森認為,互聯網的興起使得某些新產品的邊際生產成本幾乎降至零,從而帶動免費經濟的發展。

克里斯•安德森(Chris Anderson)通過做出大膽聲明造就了自己的職業,他宣布,矽谷經濟學——製造和發布軟體及數字技術的方式——可能會擴大到並最終佔領經濟中的其它領域。

安德森首先在《長尾理論:為什麼企業的未來是銷售更多冷門商品》(The Long Tail: Why the Future of Business is Selling More of Less)一書中聲稱,數字技術提供的大量廉價貨架,正徹底改變著消費模式。大多數美元並非花在熱門商品上,反而投向了數以千計的利基商品。

《連線》(Wired)雜誌總編安德森目前在《免費:激進定價的未來》(Free: The Future of a Radical Price)(宣揚向消費者免費贈送產品,而不是向消費者收費)一書中繼續闡述了這一觀點。他寫道:“如今確實存在免費的午餐。有時你得到的要比你付出的多。”

正如馬蒂•賴斯-戴維斯(Mandy Rice-Davies)談到阿斯特勛爵(Lord Astor)否認與她存在緋聞一樣,人們對安德森作品的明顯批評是:“恩,他會那麼說,不是嗎?”

《連線》是一本美國西海岸的雜誌,植根於矽谷的軟體文化。在矽谷,蘋果(Apple)等公司的盈利來源於“內容”的免費獲取,而這些內容在遠非免費的硬件上運行。

矽谷——尤其是谷歌(Google)——對金•吉列(King Gillette)“剃刀與刀片”(razors-and-blades)的業務模式進行了野蠻的變革。根據這種理論,廉價銷售剃刀是為了吸引顧客,接著促使他們購買昂貴的一次性刀片。在互聯網時代這家規模最大的公司的例子中,谷歌在累積利潤的同時,讓報紙、音樂、電視和電影公司承擔了損失。

此外,在該書出版之際,許多美國報紙即將破產。這些報紙服從互聯網預言家的強烈要求,在網上免費出版所有的內容。

《紐約客》(New Yorker)作家馬爾科姆•格拉德威爾(Malcom Gladwell)已對安德森進行了一番懷疑性評論。

但是把安德森看作一名在智力和財務上虧欠矽谷公司的數字烏托邦,這是不公平的:對於美國西海岸的群體而言,《免費》一書不僅僅是一種宣傳,它在很大程度上針對免費產品和服務的前世今生以及數字技術如何鼓勵新的嘗試,進行了深刻、可靠且審慎的分析。

要不是安德森構思如此巧妙並投入如此多的熱情寫作,《免費》一書就會變得雖有價值卻很枯燥。不過,安德森明白不會讓自己的作品讀起來象經濟學教科書那樣,他利用歷史上的睿智例子和吸引眼球的觀點為本書增色。

問題在於,他在述說觀點和段落協調之間搖擺不定,讓讀者無法確定他到底在說什麼。這是一種在紐約乘坐出租車的學術版本,司機交替地踩油門和剎車。

在書的一開始,我們讀到:“新的免費形式不是把錢從一個人的口袋轉到另一個人的口袋(就象剃刀和刀片那樣)的伎倆。相反,免費是由於受到讓商品和服務成本接近零的新的非凡能力的推動。上世紀的免費是有效的市場行銷策略,而本世紀的免費則是一種全新的經濟模式。”

這個重要說法從未真正得到證實,至少在安德森所言範圍內如此。實際上,他所聲稱的相當多的新的免費模式其實只不過相當於“買一送一”,或者美國雜誌長期以來提供的廉價訂閱。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