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經濟復甦

經濟復甦是個什麼樣?

FT專欄作家邰蒂:你期待今年夏天經濟出現V字形復甦嗎?或者你預測情形將更像一個U字形或W字形?上個月,人們反覆問我這個問題。

你正期待今年夏天經濟出現V字形復甦嗎?或者你預測情形將更像一個U字形或W字形?上個月,人們反覆問我這個問題,有關經濟復甦“綠芽”的辯論正如火如荼。

但就個人而言,我懷疑這些羅馬字母中,沒有一個能精確描述最有可能出現的情況。當然,過去一年似乎有點像V字形、U字形或W字形的起始部分。

去年,金融體系很明顯跌落懸崖,走出一種猶如鋼筆的斜坡形態。但今年呈現了某種形式的緩解,形成一個貌似的轉折點。最值得注意的是,在實體經濟中,經濟數據看起來略微好轉了一些,部分原因是,西方公司在去年底大幅削減庫存之後,如今又開始增加庫存了。在金融領域,投資者似乎已經發現了去年市場崩潰的“底部”,並開始再次湧入市場,風險偏好再度升高。

但問題在於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市場上的樂觀派——即那些喜歡鼓吹V字形復甦的人——認為,在實體經濟和金融領域,這種反彈都還可以持續很久。原因是,單是政府刺激措施的規模,就勢必會引發一場全面復甦,至少他們的論點是這樣的。

但我發現這種觀點很難接受。眼下而言,鑒於目前政府的支持力度,當然很難想象會有新一輪的銀行崩潰。在各國央行如此活躍的情況下,通縮也很難站穩腳跟。比如,根據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計算,相對於國內生產總值,分布於新興經濟體和發達經濟體的過剩流動性現已“處於創紀錄高位”。

但是,儘管所有這些政府支持(和流動性)可能足以阻止新一輪崩潰,但不能保證反彈真正充滿活力。

根本問題是,在近年信貸泡沫之後,仍然有大量的去槓桿化和重組工作要做,就現有的證據來說,這一清理過程可能需要數年時間。

比如,目前歐洲企業界的格局是,到處都是負債纍纍、迫切需要重組的公司,但它們仍然在痛苦中掙扎,因為債權人不願意就此放棄。化工巨頭英力士(Ineos)就是這樣一個例子。在美國,消費者仍然身負重債,剛剛開始償還。在大西洋兩岸,許多銀行仍然處於半死不活的狀態,依靠政府的支持維持著。

最要命的是,國債領域有可能讓任何歡呼聲都嘎然而止。到目前為止,西方國家政府出售債務還相對容易,哪怕計劃發行量激增。但是,最近美國國債市場的動態表明,投資者已開始緊張。

相關調查證明了這一點。比如,最近花旗集團(Citi)調查了歐洲投資者,結果發現,大家普遍對政府債務日益增長感到不安。此外,巴克萊銀行(Barclays)的報告說,30%的日本投資者現在預計,美國的信用評級將被下調。

雖然這些預測可能有些誇大,但這種讓人痛苦的不安感無法在短期內營造金融穩定。此外,在實際意義上,債券收益率的任何提高,都有可能部分(如果不是全部)抵消各國央行降息努力的通貨再膨脹效應。

那麼,V字形、W字形或是U字形走勢的預測到底會怎樣呢?如果你把整個場景的不同元素綜合起來,那麼最有可能的情況是,今後幾個月看上去會像W的前半部分,但接著就拉平成一條基本水平的直線,這意味著在初期的小幅反彈之後,隨著通貨再通縮與通貨緊縮的力量相互角力,很可能出現較長時間起伏不定的“平直化”。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