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生活時尚

澳洲葡萄酒變味了

澳大利亞葡萄酒從被尊敬到被唾罵的速度相當驚人,它未能為其優質葡萄酒建立真正強大的分銷網路,是其葡萄酒業的巨大恥辱。

澳大利亞葡萄酒發生了很奇怪的事情。就在澳大利亞出產的優質葡萄酒越來越多之時,它的價格和聲譽卻一落千丈。葡萄酒時尚和其它時尚一樣變幻不定,但澳大利亞葡萄酒從被尊敬到被唾罵的速度卻相當不同尋常。

在整個1990年代,澳大利亞葡萄酒的聲譽持續穩步利好,以至於全球葡萄酒出口商都將澳大利亞人視為無堅不摧的英雄。在那個十年,澳大利亞的葡萄酒出口增加了十倍。到2004年,澳大利亞超過法國,成為英國的葡萄酒主要供應商,而且似乎可以說,它看上去將取代義大利,成為向美國出口葡萄酒的最重要國家。

但今天,英國和美國對澳大利亞葡萄酒的興趣似乎已像艾麗斯泉(Alice Springs)中的水坑那樣迅速乾涸。在美國,澳大利亞葡萄酒是相對較新的品種,其受歡迎度下降的原因似乎是雙重的。帶著袋鼠標籤的黃尾葡萄酒(Yellow Tail)驚人的成功,引發了太多模仿的、被稱之為“牛馬”品牌的葡萄酒,在低端市場,澳大利亞開始被視為無所不在的乏味之選。

在美國葡萄酒市場上游,澳大利亞曾短暫享有過一段無憂無慮的時光,當時影響力極大的評論家羅伯特·派克(Robert Parker)大力推薦了一系列不同品牌、專為美國消費者釀造的葡萄酒。這些葡萄酒通常都呈深黑色,由採摘非常晚的葡萄釀製,酒精度很高。進出口公司The Grateful Palate的丹·飛利浦斯(Dan Philips)是在這個Barossa Shiraz等葡萄酒跨太平洋貿易的主要推動者。這些葡萄酒中許多都好評如潮,它們令人好奇之處在於,它們中很多品種在自己的國家都並不出名,所以它們沒有獲得澳大利亞葡萄酒愛好者的支持,許多購買它們的美國人發現它們並不像預期那樣好。

其結果是,傑伊·米勒博士(Dr Jay Miller)這樣介紹他最近對澳大利亞葡萄酒的調查結論:“2009年1月,業界有一種看法,即澳洲葡萄酒在美國的市場面臨嚴重威脅……在不到10年的時間裡,這一市場已經從繁榮走向蕭條,面臨一個不確定的未來。”米勒是帕克在其有影響力的刊物The Wine Advocate上關於澳大利亞葡萄酒評論的繼任者。

在英國,澳大利亞葡萄酒的形象問題略有不同。自澳大利亞於20世紀80年代開始大規模出口推廣以來,英國就一直是其主攻市場,而且迄今為止仍是澳大利亞葡萄酒最大的市場,在其去年的出口份額中佔到37%。多年來,我們一直驚奇於澳大利亞人的效率,驚奇於他們對英國的頻繁造訪(上帝保佑!甚至在他們的盛夏、我們的隆冬),以及他們對大權在握的超市買手刻苦用心的討好。各式各樣的澳大利亞浪蕩青年源源不斷地登陸英倫,與核心人物推杯換盞神吹鬍侃,然後讓澳大利亞葡萄酒令人羨慕的滲透到大眾市場。

然後,在本世紀的最初幾年,在澳大利亞葡萄酒市場長期佔主導地位的大公司之間出現全面重組。全球最大的葡萄酒公司Constellation成為Hardys、Houghton、Leasingham和 Banrock Station等著名品牌的美國老闆。它們的競爭對手Southcorp(擁有Penfolds、Lindemans、Seppelt、Wynn等品牌)開始搖搖欲墜,並最終被釀酒公司Fosters收購,而後者似乎仍不知該如何處理它們。英國的大超市挑動各大葡萄酒公司彼此競爭,從而引發折扣大戰。普通的英國葡萄酒消費者開始習慣於僅購買促銷的品種,而澳大利亞葡萄酒則日益成為廉價酒的代名詞。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