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高盛

不能輕易讓高盛退出Tarp

高盛本周出台了退出美國問題資產救助計劃的計劃,此舉似乎是在說,銀行失去的只有鎖鏈。然而,銀行只有經政府允許才能退出該計劃,光是還錢是不夠的。

投資銀行高盛(Goldman Sachs)本周出台了一項退出美國問題資產救助計劃(Tarp)的計劃,此舉令市場欣喜,並“動人地”展示出該行的自由(幾乎)是不可出賣的。對此,美國政府應予以關注,並為之擔心。

高盛首席執行官勞埃德·布蘭克費恩(Lloyd Blankfein)表示,該行逃過了次貸風暴最沉重的打擊,所遭受的損害小於業內競爭對手。當高盛依賴的批發融資市場去年秋季突然凍結時,該行自然放下架子,從所有找得到錢的地方獲取資金。該行悄悄將自己轉型為一家銀行控股公司,從而有資格獲得當時美國財政部正在籌備的Tarp的幫助。

現在,該行有意率先去除政府的“金腳鐐”,即以優先股和認股權證形式存在的100億美元。從50億美元的普通股增發計劃和18億美元的強勁季度業績來看,該行或許不久就會有條件這麼做。其它銀行有可能效仿。靠著Tarp生存下來強於死亡,但好不了多少。Tarp對高管薪酬有嚴格限定。而美國國會胡亂地施加條件,比如對高技能海外員工的既小心眼、又損及自身利益的限制,似乎表明他們以後還會更多地插手。

有意擺脫Tarp的願望本身是健康的:與其讓銀行沉溺於政府援助所營造出的社團主義舒適環境中,不如讓它們面對市場的紀律。

但其短期效應可能是延長經濟衰退。美國銀行業體系就其資產負債表的規模而言,仍處於資本嚴重不足的狀態。遭受重創的資本比率必須得到提升,才能重振對整體經濟的放貸。如果銀行不這麼做,反而收縮自己的資本規模以退出Tarp,將推遲復甦所依賴的信貸擴張。

如果能籌集到足夠的私人資本來取代公共資金,當然是可喜的。滙豐(HSBC)最近的配股發行表明,某些銀行也許能做到這一點。但許多金融巨頭需要自己能夠得到的所有資本,它們還遠未達到足以對政府資金嗤之以鼻的地步。

政府必須保持警覺。Tarp法規規定,銀行只能經政府允許才能退出該計劃;光是還錢是不夠的。在銀行擁有足夠資本,能夠達到所希望的放貸水平之前,美國財政部不應讓銀行退出Tarp。同時,它還必須加快“壓力測試”,這種測試應該能揭示銀行資本是否充足,如果不充足,就應迫使它們接受——或保留——政府資金。

高盛似乎是在說,銀行失去的只有鎖鏈。此言不錯,但對於社會其它成員來說,這關係到多得多的東西。

譯者/和風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