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美元

挑戰美元,中國準備好了嗎

FT中文網編輯王昉:中國央行行長周小川呼籲改革國際貨幣體制,道出了中國在G20上的主要訴求。然而,在上周末《環球》雜誌舉辦的「金融危機與國際新秩序:目標與途徑」論壇上,中國的政策制定者和智囊團卻對這一觀點有分歧。

在二十國集團首腦峰會G20在倫敦召開一周前,中國央行行長周小川的一篇文章,廓清了中國在這次會議上的主要訴求。他倡議採納由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發行的超主權國際儲備貨幣,明確向國際金融體系中美元的主導地位發出挑戰。

中國如此罕見地高調要求改寫國際遊戲規則,一方面反應了對弱勢美元導致中國外匯資產損失的擔憂,另一方面也是爭奪G20後構建全球金融新秩序的話語權。他的文章在全球激起熱議,中外媒體不僅將此文理解為中國匯率政策的風向標,更認為這是中國亮出了積极參与重建國際金融秩序的敲門磚。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對周小川文中的觀點究竟該如何詮釋和操作,在中國的決策制定者和智囊團中卻存在著不小的分歧。分歧在於,這個說法究竟是可以立即付諸執行,還只是一個長期願景。再上升一層,分歧體現在對美元的戰略定位上:中國超過2兆美元巨額外匯儲備,究竟是應當繼續作為抵抗類似97/98亞洲金融危機的防禦措施,還是應當成為制衡美國的武器。

這兩派聲音在周末《環球》雜誌舉辦的一個論壇上出現了交鋒。在這個名為“金融危機與國際新秩序:目標與途徑”的論壇上,討論嘉賓雖大多來自官方背景,卻儼然分為兩個陣營。一派認為中國應當立即拋售美國國債,轉持其它戰略資源,並向美國政府施壓確保美元不急劇貶值; 另一派則認為,中國除繼續大量持有美國國債外沒有更好的選擇,美元獨大的地位短期內無法撼動。

中國社科院金融所金融實驗研究室主任劉煜輝持前一種觀點。他把美聯儲近日宣稱購買3000億美元國債的行為比做吸毒,一旦開始只會在印鈔和美元貶值這條路上越陷越深。“在這種情況下,中國龐大的美元儲備,不得不作為一種制衡的工具和籌碼來使用了”。

“既然你聯儲作為絕對多頭進場,想壓低中長期利率,那好,你買我就拋,” 劉煜輝說。“至少最近半年可以如此,此舉可阻撓國債利率的下降,延緩通縮與通脹預期的過快切換,大宗商品價格的上漲。”

此外,他建議中國在40到50美元的價位上增持國際油品期貨,對沖中國拋售美元導致美元貶值的風險。

國家開發銀行高級經濟師吳志峰持類似觀點。他認為中國應當通過拋售一部分美國國債給美國施壓,並建議中國在購買美國國債時要求美國提供黃金期權,即如果美元貶值,中國可以以早前確定的價格購買美國黃金。

吳志峰說:“我覺得中國如果在G20會議上要明確自己的主攻目標,一定要放在中國外匯儲備的安全性上。”

而這一派觀點遭到了來自中國農業銀行的高級經濟師何志成的反駁。他認為,周小川一文更多是展示一種政治姿態,而從現實的角度看不可行,因為眼下除美國國債外中國沒有更好的投資選擇。“買石油期貨?中國外匯儲備增量可以把油價炒到300美元,你願意看見這個嗎?”

 “據我所知,國內百分之九十的經濟學家不贊成拋售美元;百分之九十的外匯操盤手不贊成拋售美元。”

他認為國際貨幣體系必須美元、歐元和人民幣三足鼎立才能穩定,而人民幣在自由兌換之前還無法承擔這個職責。“貨幣都是有主權的,沒有沒有主權的貨幣。”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