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生活時尚

在北京喝茶太貴

FT中文網特約撰稿人沈威風:據說北京西山大覺寺的茶館被承包後,從此再沒有300塊以下的茶。餐館裡的茶更是暴利,免費茶太不衛生無法喝,收費茶則從幾塊暴漲至幾十塊。

據說根據某媒體的評選,2008年最具幸福感的是杭州的居民,這我信。因為我所認識的杭州人,不管是普通白領還是企業家,在杭州安營紮寨之後,很少有願意再動窩的。像馬雲這樣的,拉著隊伍上北京闖蕩了一番之後,還是要回到杭州,然後動過把阿里巴巴總部遷到上海的心,很快就打消了念頭。像孫彤宇這樣的,從淘寶出來,據說最近在創業,常常哀嘆人才不好找,可是看他的樣子,也沒打算離開杭州去一個人才扎推的地方。而我,一年之中無論哪個季節,只要往西湖邊的茶館一坐,也會頓時神清氣爽,覺得人的一生,就應該這樣從一個茶館到另一個茶館地度過。

我常常覺得,一個喜歡喝茶的城市,幸福指數通常都高一點。因為首先,如果一個城市的居民認為喝茶是人生一件重要的大事的話,說明這個城市的生活節奏就不會太快,心態自然就能閒散一點。其次,能培養出喝茶傳統的城市,自然會有好山好水,才能產出好茶。所以在我印象里,喜歡喝茶的地方,比如杭州,比如成都,比如廈門,都是些很讓人幸福的地方。

北京這幾年也有些喝茶成風的意思。有一天電視台做了一期節目,回顧了北京突然喜歡起喝茶的原因,是幾年前有個女子,在朋友家喝過一次功夫茶之後,深深為這種茶文化所折服,於是辭職下海,開了一家茶館。培育了幾年市場之後,漸漸地北京人改變了喝大碗茶的習俗,開始接受這種小杯小盞的喝茶方式,加上福建商人和雲南商人云集馬連道,終於把這個茶給炒熱了。

可是,這些年來,我始終覺得,在北京喝茶,是一件無法給我帶來幸福感的事情。

杭州的龍井和北京的龍井不是一個味,這是我一貫的心得。這其中可能有茶葉的原因,可能有水質的原因,可能有北京無彼處美景的原因,也有可能純粹是我的心理作用。坐在煙波蕩漾綠柳如蔭的西湖邊喝的龍井,和在東三環滾滾車流邊找一家四面無窗的小茶館,怎麼可能喝出同一味道來?事實上,我以前喜歡去廟裡喝茶,就是為了一個靜字。去西山大覺寺看完銀杏禮完佛,坐在花架下閒聊一下午,也是人生樂事。不過,後來江湖傳言說,那家茶館被我們所熟知的某位企業家承包了,從此茶再沒有300塊以下的,沒喝完的茶葉一定要帶走,不許存茶。除了茶錢,每位還要收20元的水錢,想就著茶再手談一局,下盤象棋或者圍棋?再收20塊錢的棋錢……喝茶的心境如果用錢來計算的話,是一件挺俗氣的事,我一直都這麼認為,可是從大覺寺出來,我是那麼懷念西湖邊30塊錢一杯的龍井,還有揚州富春酒樓8塊錢一杯的極品魁龍珠。

不過,我覺得大覺寺的茶的暴利程度,可能還比不上飯館裡的茶。大概從進入21世紀開始吧,北京的飯館,除了極個別的家常菜,就再也沒有免費茶這一說法了。就連這,電視上還經常通過新聞調查節目來教育大家,免費茶喝不得,因為用的茶葉極差不說,還很不衛生。經過電視鏡頭拍攝的場景,讓觀眾不寒而慄,從此決定為了自身安全考慮,還是不省這幾塊錢的好……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不能省的錢,慢慢地從幾塊變成十幾塊,然後又變成了幾十塊。前兩天在一家中檔的海鮮酒樓吃飯,最便宜的菊花,要價68,讓我很有把它換成一份北極貝的衝動。茶的價格在以超過通貨膨脹的速度上漲,可是茶葉的質量是否能對應?有朋友說,到這個地步,除了無原則相信店家的職業道德之外,我們沒有任何辦法監督。

真的沒有辦法了嗎?不,群眾的智慧是無窮的,我至少採取了三種方法,第一,自帶茶葉,有時候被拒絕,有時候會被收錢;第二,不喝茶,直接上普通燕京啤酒,不過自從我自己開車之後,這條方法只能傳授他人使用了;第三是喝白開水,這條很安全,只不過上白開水的速度遠低於上茶上酒的速度,常常會被服務員假裝忘記。

最後,我只能說,學習外國人,收點15%的小費算了,直接明了再無需花費如此多的心機鬥智斗勇。

《生活時尚》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