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蓋特納

美國資產何時「無毒」

FT專欄作家吉蓮•邰蒂:美國有毒資產什麼時候「沒毒」了?當它們在華爾街手上和美國政府的宣傳機器之中時,看上去可能就不那麼有毒了。美國財長蓋特納似乎覺得「問題資產」過於嚇人,於是,有毒資產就變成了「遺留」資產。

有毒資產什麼時候“沒毒”了?當它們在華爾街手上和美國政府的宣傳機器之中時,看上去可能就不那麼有毒了。

一年前,當美國首次意識到其金融亂局規模驚人時,政治家和金融家們覺得用“有毒”來形容不良資產沒什麼不光彩的。但後來,華盛頓和華爾街的頭頭腦腦們覺得這個詞過於危言聳聽,便開始轉而使用政治上正確的詞彙——“問題”資產。

如今,美國財政部(Treasury)部長蒂姆•蓋特納(Tim Geithner)似乎覺得連“問題”這個詞都過於嚇人了。於是,財政部的新流行說法變成了“遺留”(legacy)資產。

但問題在於,新的計劃和名稱的改變能否真正解決問題。畢竟,過去兩年來財政部為解決銀行業問題而進行的努力都以失敗告終。現在,如果蓋特納的最新動議再次受挫,將對經濟和市場信心造成極具毀滅性的影響。不管你想用哪個詞,風險從未如此之高。

至少從理論上講,與先前的計劃相比,我們的確有理由對這次的項計劃報以更高的希望。別的不說,這套計劃至少表明蓋特納和他的“班子”(就好象他真擁有一個班子似的)理解了問題的根源所在——即銀行無力捅破它們有毒的“遺留”資產所催生的毒癤。

兩年前,當美國次貸市場的違約現象首次突現時,市場的普遍看法是,銀行會承擔所有的抵押貸款損失。隨後,在2007年秋季,隨著次貸問題升級,銀行開始尋找其它機構來接手這些資產。

但當銀行意識到它們必須以較為現實的價格出售資產時,金融體系已遭受了沉重打擊,以至於再沒有任何機構擁有足夠的資金或風險意願,來收購這些資產。銀行由此陷入了困境,無力移除這些有毒垃圾,同時又無法忽視它們的存在並繼續履行銀行的正常職能。

從本質上看,蓋特納的計劃試圖向私人投資者提供政府資金,讓他們能夠購買有毒債務,由此解決這一問題。其基本思路是對15年前清債信託公司(RTC)成功模式的老調重彈。該機構解決了儲蓄與貸款危機。

當時,RTC將85%的無追索權貸款交給私人投資者,以啟動儲蓄貸款機構資產的交易市場。而這一次,蓋特納的計劃也會將大量政府債務,用於向願意購買有毒資產的投資者提供資金(同時還將注入一些股權資本)。

此外,正如RTC嘗試通過公開賤賣和競價來削弱此類資產定價方面的政治影響,蓋特納的計劃也打算通過自由競爭,為計劃出售的資產定價。如此一來,就沒有人能說有人為了銀行或投資者的利益而“操縱”了價格,或者說蓋特納希望如此。

“這是又一個RTC,”RTC前負責人提姆•賴安(Tim Ryan)激動地說道。“7個月來我一直呼籲建立類似的機制——如今我們終於這麼做了。”然而,問題仍然存在。蓋特納的新計劃能否為這些資產創造出“真實的”市場(或者說,其真實程度足以避免有失公平的抱怨)還遠未可知。鑒於市場對於形形色色的金融家懷有惡毒而不可預知的反感情緒,會有多少投資者投身其中,同樣也不清楚。

交給私人投資者的公共資金的絕對數額,也可能引發眾怒。同樣,想到如果銀行開始以合理的“市場”價格出售資產,它們可能會需要更多資金,公眾可能也會感到憤怒。此外,在世界上大多數投資者本已覺得極度困惑之際,就市場人氣而言,最新計劃的複雜性也會構成另一種風險。

但最終,真正的考驗將在於能否達成切實的交易。如果資產出售能夠迅速進行,或許能由此啟動樂觀心理自我強化的良性循環,如同15年前RTC的境遇一樣。如果數周內毫無進展,市場犬儒主義會再次溺殺此項計劃。無論怎樣,目前真正重要的是行動而不是(政治上正確的)言辭。決定蓋特納——以及金融體系——命運的時刻即將來臨。

譯者/管婧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