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國

中國汽車業海外併購的危與機

野村證券分析師侯延琨:如果中國汽車廠商希望從目前全球汽車行業的衰落中獲益,相對於整體併購資產不斷惡化的歐美汽車企業,選擇性地購買技術和品牌將是更好的方式。

上周五,3月13日,吉利汽車發表聲明,證實了其有意通過國際併購以獲得技術和銷售網路,進一步發揮中國低勞動力成本優勢的想法。

最近一段時間以來,媒體不斷報導中國汽車商角逐一些歐美汽車品牌的消息。如果這些併購已經確然“在路上”,無疑反映出一些中國汽車商對於快速成功和立即獲益的殷切渴望,同時也加大了它們未來遭受失敗的可能性。我認為,如果中國汽車商希望從目前全球汽車行業的衰落中有所獲益,那麼相對於併購不斷惡化的外國品牌或企業實體,購買技術和品牌標誌將是更好的方式。

正如吉利汽車提到的,中國汽車商有理由被外界視為接手陷入困境的歐美汽車品牌的“理想”買家。這首先因為,在全球汽車行業下滑的情況下,中國汽車商有著充實的資產負債表和現金流。其次,中國汽車商一直渴望獲取先進技術以提升在國內和國際競爭力。更重要的一個假設在於,憑藉低勞動力成本的優勢,中國汽車商能夠將國際品牌不斷惡化的業務扭虧為盈。此外,藉助國外品牌現有的銷售管道開拓海外市場也是題中之義。

但是,如果接管陷入困境的全球汽車品牌整個營運實體,中國汽車商將立刻面臨四個顯著的困難。第一是不斷惡化的全球銷售。儘管中國汽車廠商能夠提供急需的現金以延續陷入困境的國際汽車企業生存,但在目前的全球汽車銷售環境下,併購者扭轉海外銷售業績幾乎是一件不可能任務。第二是強勢外國工會。正如上汽集團收購雙龍汽車遇到的那樣,工會很難應對。我認為,由於海外工會的關係,中國併購者“低生產成本+先進研發”的美好設想極難實現。第三,如果合并企業實體會立即出現較大的財務損失,從而沖銷掉併購廠商全部的權益價值。第四,被併購對象仍在承擔的其他債務,如醫療保健費用和養老金,可能使併購者未來現金枯竭。

此外,從被併購資產和市場現實的角度來看,一方面,除了沃爾沃之外,目前多數待售的歐美品牌在中國只有很低的品牌認可度和市場滲透率。另一方面,中國汽車市場是全球競爭最激烈的市場之一,可供中國汽車消費者選擇的品牌和新產品簡直令人目不暇接——因此,併購者很難為收購的品牌找到合適的市場定位。

因此,我認為從破產公司選擇性地收購一些資產,比如技術和品牌標誌,比接管整個外國汽車公司是更好的方式。但承擔風險和負債、在破產之前進行競購,能夠保護商譽和品牌價值,有利於併購方未來重新推出品牌。不過,對“未受損”的外國品牌到底應支付多高溢價,應持審慎態度。2007年,Cerberus購買了零負債的克萊斯勒80%股份,確信能讓這個前“底特律三大”之一鳳凰涅磐。隨後兩年為克萊斯勒注入巨資後,Cerberus無力回天,仍不得不向美國國會請求注資。

如果僅收購研發資產,比如專利和新產品設計,我認為併購商至少在短期內(1到2年)有更大可能獲得成功。正如在過去幾年中上汽和南汽分別收購羅孚的例子:管理層專注國內市場,將生產線轉移到入中國,以“本地化+進口”汽車零部件的方式開展生產,迅速推出基於被收購品牌或自有品牌的車型以增加市場份額、提高知名度。但是,長期的(3年以上)成功取決於併購商是否能夠將併購的技術轉化為自身的研發能力,繼而推出下一代產品。

經過十年的發展之後,我相信中國汽車廠商,特別是領先的獨立品牌,如吉利、奇瑞、比亞迪和上汽,能夠整合收購的技術、產品,在國內市場推出產品。但考慮到中國汽車業在零部件製造、研發、品牌構建和管理方面的實際發展水平,構建長期競爭力並沒有捷徑可走。因此,儘管有包括沃爾沃、薩博、悍馬、龐迪克、道奇等在內的大把歐美品牌等待買家,基於成本收益不對稱的現實,其中並沒有對中國具備吸引力的交易。

註: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