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第一時間解讀

提價2分除電荒?

FT中文網財經編輯何禹欣:奧運期間,中國提高電價的決定令人驚喜,但微幅上調電價的做法只能短暫地緩解電力緊張的難題。一再推遲能源定價市場化改革,會讓中國反覆面臨電荒、煤荒或油荒的被動局面。
在離奧運結束還有五天的時候,中國毅然決定提高電價的舉動令人驚喜。這一方面打破了外界對奧運期間一切提價政策「不宜」的世故預期;另一方面,這也表明過去半年來中國通過控制價格來緩解電力緊張的做法走到了盡頭。

就在奧運賽事在北京盛大開場之際,根據本地媒體報導,進入8月以來,由於缺煤,中國產煤大省山東、山西、內蒙等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電荒。在既富有煤炭資源又具有強大發電能力的山東,除了奧運協辦城市青島以外,連省會濟南都出現了部分限制辦公用電的情況。煤是中國的最主要電力資源。中國的特殊國情在於,當煤炭已經基本實現了市場定價的時候,電力價格卻仍處在政府的嚴格管制之下。因此,產煤省缺煤的背後,最主要的一個原因在於政府以行政方式壓低電和煤的價格,致使電煤出現供應不足。

因此,要理解濟南在黑暗中辦公的窘境,需要回到兩個月前山東省政府的緊急頒發一紙通知上。該通知要求未來3個月全省電廠每月需追加256萬噸電煤庫存,同時,電煤需在6月價格的基礎上每噸下調10元。隨後,國家發改委在6月中下旬宣布對全國電煤進行價格干預——到年底之前,全國煤炭企業的電煤出礦價都不得高於6月19日的實際結算價格。

在市場對電煤的需求持續增加的情況下實施限價政策,直接導致了兩個後果:煤炭企業不願產煤和電煤質量下降。就在6月,全國發電量增長速度出現了放緩的跡象,尤其在經濟發達的華東、華北等地區,發電量增速甚至出現了急劇下滑。

對於這樣的危險信號,政府報之以更嚴厲的限價措施。繼6月下旬首次宣布全國電煤價格限價後,7月下旬,國家發改委再次明確規定秦皇島港等主要港口動力煤價格不得超過6月19日價格水平,即發熱量5500大卡/千克動力煤的價格不超過860元/噸——比當時的現貨價格低了200元左右。此外,重點查處變相漲價和囤積居奇等行為。

此後不到一個月,地區性電荒相繼出現。


相比限制電煤漲價,允許電價上調的做法顯然要合理得多。8月19日,國家發改委網站宣布全國火力發電企業上網電價平均每千瓦時提高2分錢,電網經營企業對電力用戶的銷售電價不做調整,次日生效。這是今年7月以來,中國第二次提高電價。

然而,微幅上調電價的做法只能短暫緩解中國的電荒難題。首先,已有的兩次電價上調幅度並沒有滿足發電企業的「訴求」,因而發電企業保障電力供應的動力仍然不足。據測算,在現有的電煤價格下,零售電價要提高20%才能使發電企業回到原來的贏利水平。而7月的第一次提價僅將零售電價提高了5%左右;新一次的提價則將批發電價提高了不到5%,零售電價仍然保持不變。更重要的是,由政府來控制電價漲幅和漲價節奏的做法,無法及時反應實際的市場供需變化——只有逐步實現電力定價市場化,電荒之患才能真正根除。假如每一次的能源價格調整都是通過電荒、煤荒或油荒的方式被動進行,勢必對企業運行和經濟全局造成更大的損害。

註: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

《第一時間解讀》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