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重讀近代史

再看晚清的權力分裂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朱維錚:一個以邊疆少數族征服漢族等多數民族的王朝,到頭來相繼放棄由皇帝控制的外事與軍事的獨裁權,這個王朝的前景如何,豈待預卜嗎?

前文提及咸豐朝的權力分裂現象,突顯于軍事和外事兩個領域。清咸豐十年十二月初十(1861年1月20日),流亡在熱河的清文宗,詔許在北京設立總理各國通商事務衙門,派流京的恭親王奕等滿洲三大臣管理,是帝國外交權脫出皇帝直接掌控的一個跡象。

其實在此前八年,清咸豐二年十一月二十九(1853年1月8日),仍在圓明園悠哉游哉的年輕皇帝,發布的另一道上諭,在內政上更有劃時代意義。這道上諭,就是同意任命丁憂在籍的禮部侍郎曾國藩幫辦湖南團練鄉民並搜查土匪諸事務。

清沿明制,要求漢族官員對父母盡「孝」,無論父死母亡,都必須辭官,回到原籍,吃素獨居並不剃頭去須二十五個月,謂之丁憂。湖南湘鄉人曾國藩,於道光朝中進士,入翰林,歷官禮部漢右侍郎,不料年過四十,母親死了,依例辭官回鄉守孝。或得天助,此前由洪秀全、楊秀清領導的太平軍,由廣西越五嶺北上直搗湘鄂。滿清八旗綠營前往鎮壓,連戰皆敗。清廷不得已聽從文慶、肅順等「重用漢臣」建議,破例任用一介平民的曾國藩辦團練即民兵。

在咸豐帝及其滿大臣,萬不及料這一權宜之計,竟改寫了滿清建國二百年的權力史,即不許非旗籍的漢人掌軍權,尤其需防南國平民「弄兵潢池」。據傳曾國藩聞旨戰慄,得肅順幕僚、同鄉郭嵩燾力勸,始敢奉旨。又據說其後曾氏幕僚王闓運等,一再私諫曾國藩效法劉邦、劉秀稱帝先例,嚇得曾國藩將其斥逐。

然而曾國藩和他的同道胡林翼、左宗棠等湘軍諸帥,以及曾氏門人李鴻章創立的淮軍諸帥,改寫了晚清兵權史,也不容否認。

那表徵,就是自咸豐二年清廷授予曾國藩召集民兵以對抗太平軍的正式權力之後,滿清建國二百年不容非旗籍的漢人獨掌兵權的老例,便被打破。儘管咸豐帝得漢大臣祁寯藻提醒,亡羊補牢,任命滿洲權貴官文等為曾、胡監軍。但曾、胡們早知如何對付腐敗成性的滿洲權貴,懂得只消「走內線」即將滿大臣的內寵擺平,什麼監軍之類便不在話下。於是曾胡左乃至李鴻章等南國軍頭,便在鎮壓太平天國和捻軍的過程中,坐大了。以致此後晚清五十年,倘說南方政局由湘淮軍頭實際操控,也不為過。

我們的近代史論著,六十年來遵循一個不變的主題,即有軍即有權,所謂槍杆子里出政權。那觀念,最早就見於曾國藩的論著。難怪蔣介石為「剿共」而辦廬山軍事訓練團,要以「曾文正公」剿滅太平天國的言行集作為教材。輪到毛澤東執政了。他少年時代就崇拜同鄉先賢曾國藩。其後到了延安,為反蔣介石,通過國師公范文瀾著史,痛罵曾國藩為漢奸劊子手。可是到建國初,毛澤東發現與昔日蔣介石處於同等地位,於是對曾國藩的批判便不斷降溫。到毛澤東死前發動「批儒評法」,已將曾國藩置諸度外,連江青也說不清曾國藩當屬儒家還是法家。有一點是肯定的,那以後人們總在思考曾國藩及其同道的歷史定位。

回頭再考咸豐朝的內戰史。我在五十年前初讀太平天國史,即對洪秀全、楊秀清之流進入石頭城後以新術語恢復舊體制感到大惑不解。如今重讀近代史,越發不信太平天國是「革命」,但也越發對於咸豐朝同意組建湘淮軍的真實緣由感到懷疑。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