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職言不諱

傳媒是個木飯碗

FT中文網專欄作家龍溪微微:「在美國,記者太窮了。」 一位美國NBC電視台實習生對我說。她還說,她在斯坦福大學傳播學系的同學大都將職業目標鎖定投行等金融機構,因為在美國投行是金飯碗,記者是個木飯碗。

“我喜歡當記者,”坐在我對面的華裔美國女孩捧著一杯咖啡,眨著漂亮的大眼睛告訴我。“但在美國,記者太窮了。”準確地講,我是她的採訪對象,但我也成功地對她進行了反採訪。

她是斯坦福大學傳播學系三年級學生,到北大做短期交流學生,期間在美國NBC電視台做實習生,在NBC網站屬於她的個人博客上報導她在北京的所見所聞,讓美國讀者通過她的眼睛感受到中國的奧運氣氛。

雖然只是實習,但她的文字清新可愛且頗有見地。我說,你有吃記者這碗飯的潛力。但她搖搖頭說,她的同學們大都將職業目標鎖定投行等金融機構,因為在美國投行是金飯碗,記者卻是木飯碗。

是嗎?在美國做記者真的很窮嗎?我的腦海中浮現出《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財富》等大名鼎鼎的媒體里那些我認得的記者面孔。但是,我相信她的話,每一個行業都有它的起步價,在美國這個資本橫流的國度,初出茅廬的媒體小記的職場價格,肯定比不上羽翼初豐的銀行職員。

其實不止是美國,在英國大學專業就業前景排行榜上,傳媒專業排在十幾名以外,遠低於金融、管理等行業,甚至比不上很多職場人不看好的教育專業。

鑒於我本人的職業理想之一就是記者,我也很關注中國記者的生存現狀。儘管英才網聯2006中國記者職業狀態調查顯示,24%的記者幾乎沒有任何職業保障,此外還要承受熬夜趕稿的壓力和亞健康狀態的折磨,甚至有可能受到暴力和訴訟威脅。但事實上,記者這一行在中國無疑還是很吃香的,也是很多人夢想中的好工作。

首先,記者工作時間自由,不用坐班。要知道,一動不動在椅子上坐八個小時甚至更久,成為OL和OG心中永遠的痛。能夠在熬夜之後睡個飽覺,然後溜達去辦公室報個道,卻成了很多職場人的一點點奢望。

其次,記者的職業特點可以概括為“東奔西走呼籲忙,見多識廣人脈強”——這恰好與當今人才流動的時代潮流形成共振。不少職場人嚮往這個行業,就是因為當記者“見識世界的機會多”和“富有挑戰性”。

事實上,記者跳槽的機會確實相對較多,有些記者在常年的採訪中積累了深厚人脈和專業知識,抓住合適的機會搖身一變,就成了業內公司的商業策劃或公關經理。不過,我更佩服那些一頭扎進某個領域的鑽研性記者,比如新華社跑城建口的王軍。聽說看他的《城記》,得備手絹兒。

話說回來,雖然我想當記者,但我沒想到在中國這麼多兄弟姐妹也想當記者。莫非記者這個木飯碗好端麼?去年10月智聯招聘對7000多人的調查顯示,超過七成職場人想當記者。看來在咱中國,記者這個木飯碗不是紅木就是楠木的。

我的記者姐妹兒罵罵咧咧地說:“好端個屁!寫稿,累死你!採訪,跑死你!遇到個不愛說話的主兒,憋死你!遇到個太能擺忽的主,噴死你!”

我逗她說:“你出去採訪不是常發車馬費嗎?哪天碰上個大紅包,砸死你!”

《職言不諱》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