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簡氏酒莊

對葡萄酒軟木塞的爭議

20年來,軟木塞中含氯的化學成份TCA一直被詬病為影響葡萄酒口味。與此同時,金屬塞、塑料塞也異軍突起。

上世紀90年代,我曾去葡萄牙參觀全球卓著的軟木塞供應商阿莫里姆(Amorim)。在前往其旗下一家軟木塞加工廠的途中,我的東道主頗為擔憂地討論起歐洲葡萄酒產地的氣候 。春日的霜凍和6月份葡萄藤開花時善變的天氣,可能導致葡萄產量明顯減少,從而對來年軟木塞的需求量造成直接影響。葡萄酒瓶塞的銷售額占軟木塞製造商總銷售額的70%。軟木塞產業和葡萄酒業務有著共生共存的關係,這也是二者之間素來巨大的鴻溝非同尋常的原因所在。

美國三成進口軟木塞含氯

那天後來在一家餐館點餐時,我的東道主對挑選酒單上哪種葡萄酒顯然沒什麼概念。與葡萄酒杯生產商和設計師不同,軟木塞製造商鮮少出現在國際葡萄酒盛會上。但最不尋常的是,在2000年前,軟木塞生產商至少用了20年的時間,否認軟木塞會對瓶中大部分葡萄酒造成致命污染的指責。

軟木塞中的化學成分氯苯甲醚(TCA)氣味非常強烈,一茶匙的TCA就足以污染整個康士坦茨湖。這種惱人的成分是在1981年被一位瑞士科學家發現的。漢斯•坦納(Hans Tanner)發現,在所有讓人無法飲用、聞起來有一股霉味的葡萄酒里,這種含氯成分的濃度都非常大,人們斥之為「帶木塞氣味」。在其第一篇就該問題發表的論文中,坦納提出,這很可能是因為當時軟木塞製造商普遍使用氯來漂白軟木塞,目的是為了讓它們看起來質量更好。儘管事實如此,但軟木塞產業一直拒絕相信這點,直到2000年,一位在納帕谷私人實驗室工作的法國年輕人想出了一種可靠的方法,來測量軟木塞中的TCA含量,從而證明了當時運往美國葡萄酒生產商至少30%的軟木塞受到含量可察覺的TCA污染。

螺紋塞與軟木塞之戰

喬治•M•泰伯(George M Taber)是《1976巴黎品酒會》(The Judgment of Paris)的作者,這本獲得了高度評價的著作描寫了1976年那場法國與加州之間著名的葡萄酒品酒對決。他還撰寫了有關葡萄酒瓶塞之戰的故事,書名為《要不要軟木塞?》(To Cork or Not To Cork)。該書沒有運用諸如「他向外凝視著冬日天空」那些可以為非虛構場景描述添色的修飾手法,只有出乎意料引人入勝的故事,描寫了挫敗感日益加深的葡萄酒生產商之間的衝突、頑固的軟木塞產業、一些確實令人不解的公關活動,以及不同材質瓶塞的支持者。

金屬螺紋瓶蓋與天然軟木塞之間的戰爭頗為激烈,正如坦納的記載所顯示,這不僅促使今年某家英國葡萄酒貿易周刊的主編辭職,還導致民間流傳一些荒謬的說法,螺紋瓶蓋的發展對棲息在軟木森林的伊比利亞鷹構成威脅,甚至還有查爾斯王子(Prince Charles)出面干預,表示出於環保理由提倡使用天然軟木塞,不過正如坦納指出的那樣,查爾斯王子「一生中可能從來沒有親自拔過軟木塞」。

這本著作涵蓋非常全面,按照年代順序描述了塑料合成瓶塞SupremeCorq(英國各超市在其中發揮了關鍵作用)類似互聯網一般的興起,以及(主要是法國的)螺紋瓶蓋發展到今時今日的地位,突破了在所有紐西蘭葡萄酒中佔95%、在所有澳大利亞葡萄酒中佔50%的瓶頸。螺紋瓶蓋迄今尚未對法國形成重大影響,在美國的影響力也極為有限。即便螺紋瓶蓋是19世紀末在紐約發明的,但塑料瓶塞在美國的使用更加廣泛。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