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簡氏酒莊

中國躋身葡萄酒新產地(下)

中國成為全球第六大葡萄種植國,不過,對葡萄栽培來說,中國東部太過潮濕,西部又太過寒冷。表現優異的「怡園」葡萄酒來自北京以南的中部地區。

全球變暖還在葡萄栽培的北部界線上,增添了一些新的國家——即便它們葡萄園的規模還太小,無法在《世界葡萄酒地圖》上標註出來。比利時、荷蘭、丹麥、甚至是波蘭的葡萄種植商現在對於每年葡萄酒生產的信心遠遠高於10年前,盧森堡知名的葡萄酒業不再嚴重依賴於選擇成熟迅速的葡萄品種。

氣候變暖對產地的影響

同樣地,加拿大兩個主要但非常不同的葡萄酒生產省——東部的安大略省和西部的不列顛哥倫比亞省——經歷過一些非常不尋常的時期。這兩個省是美洲葡萄栽培的北部邊界。過去,加拿大用凍葡萄釀造的冰酒是它的驕傲和欣喜所在,但現在零度以下的氣候比過去來得晚得多。另一方面,由於全球變暖,加拿大人現在以他們的某些紅葡萄酒為榮。(照我的經驗,沒人對自己葡萄酒的驕傲程度能像加拿大人那樣。)

在過去兩、三年中,我和我助手朱莉婭•哈丁(Julia Harding)一直在為這個修訂版工作,如果說有一個持續主題貫穿其中的話,那就是氣候變化的影響,無論是好是壞,它實際上發生在各個地區。水分和陽光是葡萄生長中兩個至關重要的因素。由於一直沒有缺少陽光的問題(的確,一些葡萄種植者正在重新考慮其葡萄培育體系,在陽光最毒的地方,防止葡萄被晒傷),因此對於世界各地的絕大部分葡萄酒生產商而言,水正成為唯一最為重要的問題。

澳大利亞葡萄酒的成功

澳大利亞要成為全球最富生命力的葡萄酒出口國,這項計劃不但大膽,而且獲得了幾乎令人難以置信的成功。它是基於在嚴重依靠灌溉的墨累達令流域(Murray-Darling Basin),生產大量廉價、實際上是機器製造的葡萄酒而實現的。上個月,數百名種植商得知,至關重要的灌溉水剩餘供應量僅夠維持6周。儘管政府承諾給予一些幫助,但未來困難的程度不得而知。法國南部和義大利的種植商數十年來一直得到歐盟慷慨的補貼,從而在經濟和市場現實中獲得了系統的緩衝。盛產葡萄酒的澳大利亞,正在修正其長期計劃——加大對該國較為濕冷地區的依賴。綠色、清爽的塔斯馬尼亞州和古老的維多利亞,頓時似乎對葡萄園投資者非常具有吸引力。20世紀90年代,澳大利亞政府就開始吸引這些投資者。

在有如此非凡的表現之後,澳大利亞葡萄酒業似乎受到了大自然特別嚴重的懲罰。一些氣候學家預計,相對而言,已從事葡萄酒生產逾300年的南非,不會受到氣候變化的影響。有些人還認為,隨著內陸氣溫的升高,加利福尼亞沿海葡萄酒產地,可能會變得更冷更濕。傳統上,聖霍金河谷(San Joaquin Valley)內積聚的熱氣吸引太平洋上的氣流,從而降低了這些地區的氣溫。

新產地酒對傳統產地的影響

在歐洲,從新世界(New World)酒對各地葡萄酒飲用者的影響來看,西班牙已成為21世紀最明顯的受益者。隨著越來越多的消費者開始接受來自澳大利亞、加利福尼亞和南美等氣候溫暖地區釀造的醇厚葡萄酒,產自較冷地區的法國葡萄酒開始讓人覺得口感較淡。西班牙製造的較為醇厚的葡萄酒因此大受裨益。現在西班牙有很多自己的品酒師。事實上,西班牙正式葡萄酒生產區發展得非常迅速、非常廣泛,葡萄酒地圖作者要保證繪製出最新的葡萄酒地圖存在巨大挑戰。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