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第一時間解讀

中國的「魔咒」?

FT中文網經濟評論員陳旭敏:對於正在被國際收支失衡折騰得焦頭爛額的中國來說,外管局官員關於資本項目開放的一番話,無疑是向全球熱錢遍發「英雄帖」:來吧,我們將為你們提供安全的退出場所。
這或許是個魔咒。

上世紀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資本項目開放詛咒了一些拉美國家,使其吞下了玩火的苦果。

隨後,日元可自由兌換詛咒了日本,使其在泡沫經濟中轟然倒下,並且卧床十年不起。

上世紀90年代初,東南亞一些國家也中了這個魔咒,1997年的金融危機將其數十年經濟成果洗劫一空。

而現在,中國似乎對這個「魔咒」僥有興趣。國家外匯管理局副局長魏本華日前表示,下一步外匯管理改革要依照循序漸進、統籌規劃、先易後難、留有餘地的原則,分階段、有選擇地逐步推出資本項目開放措施。

很顯然,這是一個不合適背景下的不合適的表態。對於正在被國際收支失衡折騰得焦頭爛額的中國來說,外管局官員的這番講話,無疑是向全球熱錢遍發「英雄帖」:來吧,我們將提供你們一個安全的退出場所。

中國資本項目的開放,人民幣的可自由兌換,表面上,中國受益菲淺。一旦人民幣成為國際支付結算手段,中國或多或少地可以減少對美元等國際貨幣的依賴,從而使貨幣政策獨立性增強;另一方面人民幣的鑄幣稅和儲備貨幣職能的擴大,將大大提高人民幣的國際地位。

但是,在目前的宏觀背景下,中國進一步實行資本項目開放,顯然有點不合時宜。很顯然,在目前國際熱錢對中國虎視眈眈的情況下,中國進一步開放資本項目,無疑是給國際資金放堤泄洪,同時中國的宏觀經濟和資產價格也將再飛衝天。

而且,中國人民幣的匯率形成機制,也沒有人民幣可自由兌換的土壤。目前中國外匯遠期市場剛剛起步、現貨市場也是草成芻形、中國企業和金融企業的定價能力更是無從談起,在這種背景下,如果中國進一步資本項目,中國企業的下場就是俎上之肉。

人民幣的外強中乾,也無法承受資本項目開放之重。表面上,目前人民幣升值的主要壓力主要來自於貿易順差和外商直接投資推動的國際收支順差,但是,從結構看,中國這些貿易順差主要來自於加工貿易,而非中國民族企業的一般貿易,中國經濟一旦風吹草動,這些順差就將成為外企的滾存利潤換匯出境,到時人民幣的壓力並不是來自升值,而是貶值。

中國一旦出現危機,不要寄任何希望於中國的外匯儲備。雖然中國已經奪取了全球外匯儲備首位的桂冠,但一旦人民幣資產見頂,或利潤率下降,中國的國際收支順差將在一夜之間消失殆盡,而資本外逃也會接踵而至。

資本項目開放,人民幣可自由兌換,是一項複雜的系統工程。它不應該成為經濟發展的目的,也不是中國經濟市場化的標準,它的實施必須要與中國的經濟發展水平、經濟結構、宏觀調控和金融監管能力相適應,否則的話,水必覆舟。

當然,如果中國喜歡步入日本、拉美、東南亞國家的後塵,非要放開資本項目給現在的國際收支火上澆油,那就另當別論。或許,在泡沫中倒下可能是件比較過癮的嘗試。

《第一時間解讀》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