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領導力

文人相輕 學者難管

專欄作家露西•凱拉韋:讓我當任何大學 的校長 我都不幹,尤其是成功的大學。想在學校放開手 腳的干,那可不是一般的難。

如果我把自己不想去做的高層管理職位全寫下來,列成一個清單,那清單肯定會長得沒玩沒了。所有管理職位都很討厭,都充滿壓力,都讓人沮喪,且幾乎全部以失敗告終。

不過,在我最討厭的高層職位清單之首的,就是當哈佛大學校長。上周,哈佛現任校長拉里•薩默斯(Larry Summers)宣布辭職。幸虧他及時引退,否則恐怕就要被投不信任票,無端遭受恥辱了。我要回絕的還不僅是哈佛大學的校長寶座。事實上,讓我當任何大學的校長我都不幹,尤其是成功的大學。

給一艘船(或組織)當舵手,就得掌握航向。在大多數企業,改變既定航向很困難。在大的名校,改變航向幾無可能。

薩默斯先生在哈佛一無所成,我的母校牛津的情況也好不了多少。牛津的校長、愛爾蘭人約翰•胡德( John Hood)也是空降到牛津的,他也曾斗膽想大刀闊斧一番,卻橫遭學者發難。率先發難的學者是彼得•奧本海默(Peter Oppenheimer)。他是我的經濟學導師,頭腦聰明,生性風趣。(我還記得,當年在基督學院(Christ Church)的鑲木書房裡,我在辛辛苦苦地寫著自己的文章,他則來回踱步,用昂貴的自來水筆掏耳朵。)這個月,《泰晤士報》(The Times)引述奧本海默的話說,胡德「絕對無法容忍」。「他是個很討厭的人。這不光是某件事的問題,而是他的管理方式問題。」

這種談話方式直來直去,義憤填膺,且不失坦誠,故而很讓人受鼓舞,但是也顯得孩子氣和小家子氣。我們很難想像,在私營領域還有人敢當眾作出這種人身攻擊。如果真敢這麼做,一定會被炒掉,而且也是活該。

胡德先生或許很討厭。他或許有些想法是餿主意。但是,即便他的變革計劃都是好計劃,我也非常懷疑他能不能落實下去。其原因是,學術圈中之人,尤其是那些大牌,簡直就是魔鬼員工。論能力、秉性和工作性質,他們都無法在現代的靈活組織中存身。我可以列出他們根本不能適應的七大原因:

■他們太聰明。在大部分機構中,太聰明根本就不是什麼優勢,因為他們能夠獨立思考。(有時候或許他們並不是太聰明,但是他們自以為很聰明,這樣更糟糕。

■他們中有些人的情商低得嚇人,而很多時候情商對成功的作用比智商還大。

■他們不擅長團隊協作,這麼說都還是輕描淡寫。很多學術人士非常內向。另外,由於學校本身的結構特點,(在科學之外的很多學科)他們的同事就是他們的對手。

■批評是一種生活方式。學術人士是經過了專業培訓,專門挑剔的。所以如果推出什麼新舉措,他們首先會質疑,而且很自然地覺得新舉措完全是浪費時間。

■沒有上下級關係。在大公司里,每個人都要巴結老闆,和老闆看法保持一致。在大學裡,拍馬屁沒有多少市場,所以表示異議大行其道。

■他們很自滿,而且想維持現狀,因為現狀之下他們會有穩定的工作和退休金。

■由於他們的地位主要是靠研究,而他們的研究只有很少一些人看得懂,所以就會產生不安全感、小家子氣和滿腹怨言。

學校越名牌,學術人士越自大,上述各種癥狀就越明顯。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