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領導力

克服恐懼之旅

我在澳大利亞管理學院的學習即將結束。我念 MBA的真實動機其實是恐懼。我對財務報表發 怵,畏懼獨立創業,害怕讓人失望。不過幸好, 課程的主要副產品是:我不再恐懼。

當某件事快完成時,我往往會暫停下來,從我的行動中找尋意義。這常常意味著質問我的動機、評估是否達到目標,甚或事後做自我批評。

隨著在澳大利亞管理學院(Australian Graduate School of Management)的第四個學期過去,我不斷地給我在悉尼生活的不同篇章划上句號。的確,至少還有一個學期的課要上,但核心課程都已結束,我的許多同窗踏上了交流之旅,現在是時候結束最後一門選修課去找工作了。

真實動機

所有這些收尾工作——以及我在澳大利亞的可怕時光不可避免地終結,致使我分析了自己的MBA經歷,並給了我最終的答案:我念MBA的真實動機其實是恐懼。不過幸好,課程的主要副產品是克服我的恐懼。

大多數學院會問申請人為什麼想讀MBA。許多人會給出職業改變、個人發展或許多其它常見回答來獲得入學許可。

我也不例外。但一年後,我可以承認,雖然上述所有理由都沒錯,但恐懼才是潛在的動力。我敢說不光是我一個,其他一些人也會有類似體會。

在就讀MBA前,我頗自信。但僱主紛至沓來敲我門的景象並沒有出現,我變得不那麼自信了,並且意識到我需要更多地推銷自己。

我當時以為,我只是在專業方面還不夠好,必須想辦法提高我的學歷。許多個人危機造成了我脆弱的心理狀態。我周圍的世界似乎就要崩潰,我喪失了信心,我在尋找解決辦法。

選擇澳大利亞管理學院

澳大利亞和澳大利亞管理學院符合我受恐懼驅使的標準。優秀的學校、遙遠的國度、眾多與美國人截然不同的新鮮人物——太好了。此外,獲得扶輪國際(Rotary International)的海外學習獎學金,並被頂級MBA課程錄取,馬上提高了我的自信心,也是我消除恐懼戰鬥的有效開端。

在悉尼的這12個月與我此前的預期大相徑庭。我克服的恐懼比我想承認的還要多。澳大利亞管理學院創造了支持學員的舒適環境,讓我可以嘗試那些我不太適應的事物。

過去,“財務(finance)”這個詞總讓我害怕。一年後,財務報表再也不是一門外語(致我的教授:我沒說我熟練!只是能用了……)。

我學政治學出身,MBA的大部分概念對我都是新的、可怕而讓人畏懼的。核心課程是我商業教育的良好開端,而我完成的選修課確實讓我對一系列學科應對自如了。戰略人力資源揭示了許多問題,比如工作場所的強迫排名或反向歧視,顧客分析則幫助我理解了行銷背後的科學與心理學的奧妙之處。談判與策略或許是我最中意的選修課,因為它讓我體會了諸多不同情況,讓我嘗試了在“真實世界”不會冒險試驗的各種談判策略。它也讓我更為自信,對其他人的動機有了更現實的看法。

儘管我有與小企業打交道的經驗,但獨立創業的想法仍然是最讓人恐懼的一件事。我在課程中學到的理論知識很有用,但實踐經驗才是克服這種恐懼的關鍵。作為創業課程的部分內容,我與一個團隊合作,為一種可能具有劃時代意義的抗癌藥撰寫商業計劃。在一整年裡,我目睹了我的同學對創意的不斷發展,也明白了如何依靠策劃與強有力的團隊實現這些創意。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