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領導力

偷懶不需要借口

專欄作家凱拉韋:我每天都做很多事,但不想做 的事更多。我的大腦彷彿不斷發出一個強烈信 號,告訴我事情能拖則拖。但事實上偷懶是人性 使然,真正的怪人是什麼都不偷懶的人。

我每天都做很多事。我每天懶得做的事更多。我不回電子郵件,不鑽研要寫的文章,除非是燃眉之急。

我懶得打電話給銀行,把兒子以前訂的、而現在已經停用的某網路遊戲自動繳費取消。我也懶得去找個建築工人,翻修花園的圍牆。我懶得打開帳單。

事實上,我連郵件也懶得打開了。(過去,我拆閱朋友寫來的信件,但是現在朋友們都不寫信了,我就聽任那些公函在廳里堆成山。)我也懶得打電話,最主要的是,我懶得去報稅退稅。

這一切最為奇怪的是,我所迴避的很多事情其實很容易做。我最終動手的時候,才發現它們是多麼容易。但是這種病態的偷懶行為還一如既往,彷彿我的大腦在發出一個強烈而且持續的信號,告訴我這些事情能拖則拖。

上周由於一個偶然的機會,我接觸到一宗訴訟,這訴訟讓我對這種偷懶的行為有了一些認識。此訴訟中有一律師,名叫理查德•戴頓(Richard Deighton)。此人的毛病比我有過之而無不及。我只是把報稅的事情拖延幾個月,他則是一拖就是8年:1994年到2002年間,他一次稅都沒有報過。

這位被告爭辯說,他患有一種名為迴避人格障礙(avoidant personality disorder)的毛病,鑒於這是疾病,他控制不了,因此,他無罪。

這種思路太激動人心了。也就是說,下次停車吃罰單,我就跟板著臉的交通管理員說,我有迴避人格障礙症,自己無法控制,所以不能去給我的居民停車證辦延期。下次我沒有付電費,電力公司就不能停我的電,而應對我表示同情。至於工作完不成,我只要在人事資料里放份說明,說我患有上述疾病即可。

不幸的是,2004年第一次審訊此案的法官非常掃興。此法官姓佩申斯(Patience),本意為耐心,可是他對被告的說辭毫無耐心,也不願意讓專家證人作任何證供。他指控被告犯有欺騙罪,判戴頓先生9個月監禁。

刑滿獲釋後,戴頓先生最近回到上訴法院,試圖推翻原判。這一次,法官對他的迴避人格障礙症一說嗤之以鼻,並引用周末版《金融時報》的醫生作者瑪格麗特•麥卡特尼(Margaret McCartney)的話來反擊。麥卡特尼曾經寫過一篇文章,譴責把正常行為病態化的傾向。這位法官還說,即便戴頓先生真是患有此病,也難脫干係,仍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謝天謝地,這完全正確。偷懶是一種正常行為。事實上,在這宗訴訟中,我們懷疑表現出迴避人格障礙癥狀的還不止戴頓先生一人。稅務局裡肯定也有人患有所謂的迴避人格障礙症,否則不會等了8年才發現他一直沒有納稅。

真正的怪人是什麼都不偷懶的人。我知道有個人一直是所有事情一起抓,我對他的精神健康比對我自己還要擔憂。

偷懶是確定優先事項的一種自然方法,這些習慣相當根深蒂固。到頭來,是什麼逼著我們去做事?是懲罰。斷電這種懲罰迫使我們去交電費。停車罰單迫使我們去換新的停車證。

我們對這些懲罰的回應方式也不一樣。一旦打破一些規則,我們會遇到麻煩,可是我們對這些麻煩容忍的底線不一樣。我過去的一個鄰居(碰巧也是律師)吃罰單連吃一個月(總罰款額遠超過1000英鎊),才到市政廳去換新停車證。我們之間的差別是她比我有錢,而且我們的容忍程度不一樣。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