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國經濟

人民幣「升勢」難擋

高盛董事總經理胡祖六:只要中國穩步實施政策改革,並在貨幣政策與匯率管理方面贏得國際信譽,人們不難預見,人民幣很可能在10年內加入美元、歐元與日元的行列,成為第四種主要儲備貨幣。

自中國對人民幣管理方式進行令人矚目的改革以來,人民幣升幅之小讓很多人失望。但這些批評者忽略了關鍵的一點,即人民幣不再是一種與美元嚴格掛鉤的貨幣,其幣值將上下變動,

靈活的匯率政策,而非一次性的升值,才是關鍵所在。更靈活的人民幣,使中國重新獲得對貨幣政策的控制,維持宏觀經濟穩定。穩步走強的人民幣,將緩和中國因油價和原材料價格上漲而承受的痛苦,改善中國的貿易條件(terms of trade),還有助於中國抑制美國國會貿易保護主義的抬頭。

如人們所預期的,改革促使其它亞洲貨幣實行更大靈活性,馬來西亞就立即效仿中國。亞洲貨幣升值,加上歐盟和日本刺激需求的有力政策,以及美國控制財政赤字的堅決戰略,都是糾正愈演愈烈的全球失衡的必要條件,失衡令世界經濟面臨風險。

雖然人民幣很可能繼續對貿易夥伴的一籃子貨幣升值,但這已不再是一種單向賭博。即使在新的匯率制度下,中國人民銀行(PBoC)仍保留了進行干預的權利,以免出現過度投機。明智的經濟政策、健康的宏觀經濟基本面和持續的資本控制措施,應該對阻止短期投機資本流動大有幫助,從而抑制人民幣大幅波動。

中國有管理的浮動制度儘管有明顯的局限性,但還是有道理的。內在的靈活性讓人民幣可以對市場力量作出反應,而「管理成分」仍滿足政府保持名義匯率「基本穩定」的強烈願望。與純粹的自由浮動相比,這種混合機制能防止匯率過度波動,避免對外貿和投資產生負面影響。

中國沒有去追求難以企及的「完美製度」,而是明智地專注改進已經到位的、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的運作,並開展更為廣泛的中期金融改革。

首先,中國應證明人民幣真的具有靈活性,以建立新貨幣制度的可信性。這意味著,除非市場異常動蕩,否則中國央行基本上不應主動干預外匯市場。如果市場力量令人民幣在12個月內升值10%到15%或更多,央行應學會接受。中國應抵制操縱匯率的誘惑,操縱匯率會破壞基於市場的機制,造成政策上的不確定性。

其次,擴大私人部門的參與,以建立有競爭的外匯市場。外匯交易應不再局限於幾家獲得許可的國內銀行,最重要的是,央行本身的統治地位應有所減弱。市場應向所有已在中國開展業務的外國金融機構開放,包括銀行、保險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和證券公司。這些金融機構應能直接同它們的顧客進行交易,包括國內企業和在華經營的跨國公司。更大範圍的參與,將提高交易量、流動性,並增強競爭,使即期匯率更好反應基本的供需關係。

第三,加速開放國內利率,發展在岸外匯期貨市場,並引入衍生工具,使金融機構和企業可對沖外匯風險。

第四,加速銀行業與資本市場改革。匯率制度不能替代高效率國內金融體系的關鍵角色。中國正忙著對幾家大型國有銀行進行重組、資本結構調整以及部分私有化。管理得當的銀行乃至非銀行金融機構,能更好應對靈活匯率帶來的貨幣風險,形成金融穩定的基礎。

最後一點,隨著中國將其境況不佳的金融部門,穩步改造成更健康、更高效率的金融體系,它應該逐步放開資本控制,使人民幣在資本項目下可完全自由兌換。將來,人民幣匯率不僅將取決於貿易與長期資本流動,還將取決於跨境投資組合流動。

如果中國穩步實施這些政策改革,並在貨幣政策與匯率管理方面贏得國際信譽,人們不難預見,人民幣在全球商業與金融領域的地位將日益顯赫。人民幣很可能在10年內加入美元、歐元與日元的行列,成為國際貨幣與金融體系的第四種主要儲備貨幣。

作者是高盛(Goldman Sachs)董事總經理,兼任清華大學教授。

譯者/李裕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