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一帶一路

「一帶一路」將推動通過調解解決糾紛

「一帶一路」倡議可能帶來巨大經濟機遇,同時也加大了各種國際商業糾紛的可能性,這為推動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提供了機遇。

今年6月,肯尼亞一家法院叫停了該國首座燃煤發電廠的建設,當時律師們表示,這不僅對該項目的中方支持者是一個打擊,還表明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BRI)可能會受益於更好的爭端解決。

當地法官叫停該發電廠建設的理由是環境,並認為該項目所有者未能徵求當地社區的意見。專家們認為,通過調解,中國投資者和肯尼亞政府本可能達成一項互利安排。

「一帶一路」是一個規模為1兆美元的基礎設施計劃,其範圍從南太平洋延伸至歐洲、非洲和拉美。中國計劃通過該倡議為全球一些最貧困地區的公路、港口以及發電站等其他基礎設施提供融資。

根據世界銀行(World Bank)的數據,「一帶一路」潛在基礎設施網路將涵蓋大約70個國家。它可能會帶來大規模的經濟機遇,但同時也加大了各種國際商業糾紛的可能性。

因此,中國政府正在尋找方法高效解決「一帶一路」糾紛。本月,中國成為首批簽署《新加坡調解公約》(Singapore Convention)的國家之一。該公約是聯合國(UN)一項新的有關調解所產生的國際和解協議執行的協議。

與此同時,非盈利組織新加坡國際調解中心(Singapore International Mediation Centre)和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China Council for the Promotion of International Trade)最近成立國際調解委員會,以處理「一帶一路」項目引發的糾紛。中國貿促會是中國一個政府組織,負責促進與其他國家的商業合作。

全球其他爭端解決機構也意識到為「一帶一路」項目參與方提供調解的重要性。去年,總部位於巴黎的國際商會(ICC)公布了有關調解「一帶一路」糾紛的指導意見。自1923年創建以來,國際商會的國際仲裁院已解決約2.3萬起商業糾紛。

國際商會還成立了一個法庭委員會,制定處理「一帶一路」糾紛的方法。該委員會的負責人是常駐香港的歐智樂(Justin D』agostino),他是史密夫斐爾律師事務所(Herbert Smith Freehills) 全球爭議解決業務主管。歐智樂最近在寫給「一帶一路」潛在參與方的一份報告中寫道:「『一帶一路』為反思如何解決複雜的多方國際爭端提供了難得的機會。」

「幾百年來,爭端解決一直是一個對抗性的過程,」歐智樂補充稱,「但人們正共同努力,鼓勵在『一帶一路』協議中寫入調解條款,以及調解失敗情況下的仲裁條款。」

洛杉磯附近的佩珀代因大學法學院(Pepperdine Law School)的國際商業仲裁碩士課程學術主任傑克•科(Jack Coe)表示,不同文化解決商業糾紛的風格和偏好往往不同。

他表示,許多商業文化更喜歡仲裁,即由仲裁機構決定糾紛各方爭論的是非曲直。與此同時,一些社會可能傾向於使用不那麼對抗性的糾紛解決方法,比如調解,即有關各方達成自願協議。

科表示,在美國和英國,調解「已經存在了幾十年」,是除了仲裁或就糾紛在法庭提起訴訟的另一種選擇。特別是英國,憑藉其強大的法律聲譽和與全球英聯邦國家深厚的國際關係,一直是解決國際商業糾紛(包括通過調解)的傳統中心。

科指出,在一些法律文化中,「不常使用商業調解可能反映出對仲裁等強製程序的偏好,這些強製程序不依賴於糾紛方自願參與糾紛解決。」不過,正如他補充的那樣,「很難籠統地談,因為文化不是單一的,不同行業的態度可能有所不同」。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