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美貿易戰

西方需要正面回應中國的科技挑戰

曼努埃爾:要與中國競爭,西方不需要把中國人定義為「敵人」,而是需要一個正面的、進攻性的戰略與中國競爭。

矽谷正遲來地意識到,中國利用合法和非法的手段,系統性地從西方攫取最先進的技術。

迄今為止,美國和歐洲的回應完全是防禦性的。去年,美國政府收緊法律,讓中國更難投資於我們最先進的技術。德國和英國對中國投資也越來越警惕。

美國正在起草新的出口管制措施,讓美國企業無法向中國銷售尖端科技。今年5月,特朗普政府實際上禁止了美國公司與華為(Huawei)做生意。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正利用中國間諜的故事嚇唬大學管理者和科技公司。

其中一些措施早該實行,而且是正面的,但直接修建圍牆將西方的技術保護起來,並不能解決這個問題。我們的企業隸屬於一個全球創新網路,破壞這個網路將對最先進的企業造成阻礙。

要與中國競爭,西方不需要把中國人定義為「敵人」,也不需要把自己與世界隔離。我們需要一個正面的、進攻性的戰略與中國競爭。這種戰略或許差不多是以下這樣的。

單打獨鬥是愚蠢的。美國可以選擇與歐洲、日本和印度盟友聯手,反擊中國不公平的科技貿易做法。這比同時與所有人爭論要有效得多。

最重要的是,西方必須創建塑造新技術的規範和標準。二戰後,美國曾成功地領導了類似的舉措,創建了國際原子能機構(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cy for nuclear power)、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以及後來的互聯網名稱與數字地址分配機構(ICANN)。

假設有一個「科技10國」(Tech 10)集團,這個集團為人工智慧和數字隱私制定全球倫理標準,並致力於為生物技術制定標準,以防止出現在人類身上進行危險的基因編輯試驗。趁著西方在這些領域仍佔據優勢的時候制定管理網路戰的國際規範,也勢在必行。中國不會被排除在外,但它必須達到全球設定的高標準。

歐洲和美國政府的研究預算應該大量增加,以支持創新。儘管數據難以比較,但中國在研發方面的支出約佔其政府預算的8.7%,而美國政府2016年在研發上的支出佔比不到3%。在歐洲,這一比例同樣很低。

西方的科學教育也必須改善。2018年,在經合組織(OECD)發布的排名中,中國學生的數學、科學和閱讀成績排在全球第10位,而英國排在第23位,美國更可憐,排第31位。

在移民問題上,西方不應(像特朗普政府考慮的那樣)禁止中國最優秀的人才在美國和歐洲學習,而是應該嚴懲那些真正從事間諜活動的人,同時歡迎那些沒有從事間諜活動的人。

私營部門必須成熟起來,不要再幼稚。矽谷總是與美國政府作對,但實際上雙方都需要對方。仙童半導體(Fairchild Semiconductor)、瓦里安(Varian)等科技公司中的先驅曾與美國聯邦政府合作。相比之下,谷歌(Google)和美國國防部最近圍繞一個基本視覺識別人工智慧項目公開發生爭執。在合理範圍內,美國企業應該再次成為愛國者,而不是專注於成為「獨角獸」。

我們沒有必要懼怕中國。如果我們捍衛我們的創新體系並將技術的價值引向正確的方向,我們將創造一個公平的競爭環境。到那時,我們甚至或許能與中國展開卓有成效的合作。讓我們開始吧。

本文作者是諮詢公司RiceHadleyGates的聯合創始人、負責人

譯者/梁艷裳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