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國老齡化

中國應對「未富先老」的長期戰略

約翰斯頓:中國從30多年前就開始預見到老齡化將帶來的經濟挑戰,並為此實施了一項長期的經濟人口轉型戰略。

2018年標誌著全球人口的一個劃時代的轉折點:年齡在65歲以上的人口首次超過了5歲以下的人口。

在這個剛變老的世界,富裕國家的老年人口比例通常最高——但這種情況不會永遠持續下去。最近幾十年,發展中國家的生育率也普遍下降,而且出現這種下降時的人均收入水平越來越低了。預期壽命也一樣在延長。

在中等收入的發展中國家,包括20國集團(G20)成員國阿根廷、巴西、中國、俄羅斯和土耳其,老年人口比例正在接近富裕國家的水平。隨著銀髮浪潮的擴展,泰國、突尼斯、斯里蘭卡等幾十個國家也將在未來幾十年加入它們的行列。

從這一老齡化過程中發現投資機遇並避免掉入陷阱,需要抓住細微差別。其一是了解不同國家典型退休群體迥然各異的生活。如果做不到這一點,甚至可能導致經濟停滯。

最近,日本銀行(Bank of Japan)前行長白川方明(Masaaki Shirakawa)幾近懊悔地指出,未能及早認清日本面臨的人口挑戰的性質,很可能導致了過去25年日本經濟和人口的螺旋式下滑,現如今要阻止這一趨勢變得更加困難。

然而,按照人們的一般看法,中國的政策制定者30多年來一直在預先為本國將會面臨的與老齡化相關的經濟挑戰做準備。1980年決定實施嚴厲的一孩政策後,中國的政策制定者就要肩負起預測其後果——無論是好是壞——並提前制定相應計劃的責任。

最引人注目的是,早在上世紀80年代,現年90多歲的中國人民大學(Renmin University)人口學家鄔滄萍就意識到,在給定的生育率和預期壽命預測下,現實的經濟增速不可能阻止中國在變富之前變老。

中文裡用「未富先老」一詞來形容這個現象,以向人們傳達其中的風險,並促使中國的經濟政策制定者去儘力確保「過早到來的」老齡化未來——如今已成為現實——不要破壞其經濟現代化議程。

因此,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看起來中國不僅實施了一項試驗性的經濟發展戰略——「改革開放」,還實施了一項長期的經濟人口轉型戰略。也就是說,這一戰略不僅著眼未來經濟的可持續發展,還著眼於受到壓力的人口資源以及生產率潛力的可持續發展。

此處舉一些例子來說明中國應對「過早到來的」老齡化的長期性戰略:首先,中國政府確保了從低工資驅動的出口增長及低建設成本提供的暫時性人口紅利窗口期最大限度地獲取好處。

其次,即使是對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出生的龐大、收入相對較低的群體,政府官員也只做出了微薄的養老金承諾。第三,著眼於未來,當中國將不得不依賴更少的勞動力時,它試圖確保不斷增長的收入中有相當大一部分通過強化教育,投入到提升下一代的人力資本中,而每戶家庭平均子女數量的減少使這一點變得更加容易做到。

最後,著眼於未來的國際增長,中國的政策制定者還深化了與「年輕」、「貧窮」國家的政治和經濟聯繫——近年來是通過「一帶一路」倡議(BRI)——這些國家有望在未來收穫人口紅利,擁有新興的消費市場。

這一可能被低估的戰略的結果是,中國的人力資本如今很明顯地偏向更年輕的勞動年齡群體。因為這個緣故以及中國經濟的增長,這一群體的就業環境和工資水平也要遠遠好於自己的父母和祖父母輩。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