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全球經濟

準備好迎接全球性低迷

福魯哈爾:上周的市場波動表面上由美中貿易戰再次升級引發,本質上卻因當前所有指標顯示全球性低迷早已開始。

這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平靜。上周的市場波動表面上是由美中貿易摩擦演變為一場全面匯率戰引發。但本質上的原因是,美聯儲(Fed)無法讓我們相信,其7月的降息只是防範未來出現低迷的「保險」。正如當前的所有指標——從美國、西班牙、義大利、法國和德國疲軟的採購經理人指數(PMI),到不斷增多的企業破產及美國裁員人數飆升——都顯示的那樣,全球性低迷早已開始。

資產價格無疑將開始反映這一幕,而且可能非常迅速。中國通過穩定人民幣匯率,可能暫時安撫了市場。但我們正面臨AG Bisset Associates首席執行官烏爾夫•林達爾(Ulf Lindahl)所說的「憂慮之夏」。他預計,道瓊斯指數(Dow)自2018年1月開始的均值回歸將演變成一波持續10年的熊市。

這是一種基於數據、而非情感的觀點。自1906年以來,道瓊斯指數只有20個月的時間如現今這樣,偏離趨勢線的幅度達到130%或以上。這些時期令人恐懼地集中在1929年、1999年和2018年前後。林達爾表示:「美國股市正處於150年來第二高位時期。股價必然下跌。」

我認為問題不是我們是否將看到崩盤——而是為什麼我們至今尚未看到崩盤。畢竟,有大量憂心忡忡的市場參與者,全球14兆美元的負收益率債券就是最好的例證。當這麼多人願意為只損失一點點錢的「穩妥性」買單,以防範更大的損失時,你就知道這個世界出了嚴重的問題(在此說明一下——我個人的大部分凈資產目前都放在現金、短期固定收益資產和房產上)。

至於為什麼我們尚未看到更深層、更持久的調整,我的回答是,直至上周市場一直故意對三件事視而不見。首先是美中之間不會達成任何貿易協議這一現實。雙方都迫切希望達成協議,但中國只可能在平等的基礎上籤署協議。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心理上無法接受這一點——他過往的所作所為展示出,他需要感覺到自己碾壓了對方。這是一種病態心理,而且只會隨著市場下跌而加劇。

我們早已都知道了這一點。但我認為,對特朗普可能做什麼的擔憂,在一定程度上被算法交易計劃所掩蓋——每當特朗普的古怪行為造成市場下跌,這些算法就買入。這削弱了顯示當前市場範式不可持續的任何持久信號。

如今,通過允許人民幣匯率在特朗普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後短暫下跌,中國意在宣示,如果美國總統試圖採取強硬而非公平的手段,它將拖垮美國市場,並承受可能隨之而來的任何痛苦。這是任何人都難以忽視的一個新現實。

簡而言之,「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需要嚴肅對待。作為後2020時代美國外交政策某些重大轉變的替代,美國和中國目前正處於一場將持續數十年的冷戰之中,這場戰爭將重塑全球經濟和政治格局。

與此同時,美聯儲實施10年之久的A計劃——向經濟注入大量資金,並希望實現正常化——已失敗。沒有B計劃。這就是為什麼黃金需求旺盛,一些對沖基金設置變現障礙,交易員做空一些收益率為負的投資級債券,而我們將看到過去10年資本流入美國證券和美元的情況出現逆轉。林達爾認為,目前美元對歐元匯率被高估了25%。

毫無疑問,美聯儲將設法通過更多降息來掩蓋這一切。但正如另一位資深策略師、Gluskin Sheff的戴夫•羅森堡(Dave Rosenberg)指出的,「美國私營部門正被如此多的債務壓得喘不過氣來,以至於降低信貸成本……不會引發需求的太大反應。正如他最近寫道的,美聯儲主席馬里納•埃克爾斯(Marriner Eccles)在1935年3月創造「推繩子」(pushing on a string,繩子應該拉而不應該推,喻不得法的努力——譯者注)一詞時,就是為了形容美聯儲無法通過更寬鬆的貨幣政策創造需求。

那個時候不起作用,現在也不會奏效。你無法通過增加債務來解決債務問題。各國央行行長都無法創造真正的增長,儘管他們出於良好的用意急於抵消反覆無常的美國總統造成的損害;他們只能讓資金從一處流到另一處。在某個時候,市場和實體經濟必須交匯。

我想這個時候就是現在。資本支出計劃正被擱置。雖然抵押貸款利率下降了,但現房銷售仍在下滑。也許最能說明問題的是,美國消費者正在減少信用卡欠款和汽車燃油使用量,正如Gluskin Sheff指出的,這兩種現象在任何時候都不常見,更不用說在假期季了。這的確是個憂慮之夏。

譯者/讖龍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