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歐元

歐元須準備迎接多重衝擊

布恩:誕生20年來,歐元被證明具有韌性。未來幾年將有進一步的考驗,但也將是改進單一貨幣治理架構的契機。

過去一年,經合組織(OECD)一直在警告,風險和不確定性的累積將危及投資和世界經濟前景。該機構對2019年全球增長的預測已從2018年9月的3.7%,下調至今年5月的最新預測:3.2%,遠低於過去30年的增長率。

在貿易緊張加劇、英國可能無協議退歐以及市場再度動蕩之際,夏天幾乎沒有提供任何喘息的機會。僅英國退歐一項就突顯出這些風險的嚴重程度:如果英國開始按照世界貿易組織(WTO)的規則與歐盟(EU)進行貿易,歐盟剩餘27個成員國的國內生產總值(GDP)未來幾年將收縮約0.75%,部分國家和個別行業的下滑幅度將更大。

在這樣一個充滿挑戰的環境下,如果整個歐元區能在經濟管理方面取得進一步的改進,歐洲將處於更強大的地位。

今夏早些時候,歐洲央行(ECB)年度會議上的發言者回顧了歐元誕生以來20年的歷史,對照基準,在結果、機構和政策制定方面對其進行了評定。各方的共識觀點是,就生活水平的趨同而言,結果參差不齊。然而,歐元區一直在加強其機構和政策工具箱。以這種方式回顧歷史,有助於釐清政策失誤與制度約束,並且使歐元區未來的聯合行動更容易獲得政治支持。

在貨幣政策方面,歐洲央行的表現令人印象深刻,並繼續與頑固的低通脹作鬥爭。它在幫助歐元區擺脫金融和主權債務危機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並履行了其作為最後貸款人的職責,為銀行提供流動性。

但與此同時,歐洲央行對經濟活動放緩沒有做出同樣迅速的反應。除了更大規模的流動性支持和負利率,歐洲央行直至2015年3月才開始實施量化寬鬆。在增長乏力、通脹率不斷下滑,且其他央行早已擴大資產負債表之際,為什麼歐洲央行等了這麼久才開始實施量化寬鬆?例如,美聯儲(Federal Reserve)啟動大規模量化寬鬆比歐洲央行早了5年。

這種遲緩有制度上的原因。在法律不確定性的背景下,凝聚共識需要時間。而且歐洲央行管理委員會內部存在根深蒂固的反對意見。還有人擔憂歐洲央行確保價格穩定的使命的非對稱性。

歐洲央行行長馬里奧•德拉吉(Mario Draghi)在7月的一次記者會上談到了非對稱性問題,他堅稱,「絕不」接受通脹率永久性偏低。但在尊重歐洲央行獨立性的同時,如果管理委員會形成更堅定的共識,如果由歐元區成員國財長組成的歐元集團提供政策支持,那將允許歐洲央行對新的事態發展做出更快的回應。

歐元集團的支持在財政政策方面將是最關鍵的。在2009年實施一輪大規模同步刺激後,財政立場迅速逆轉。收緊政策開始得太早了,當時歐元區的產出缺口仍在擴大。

調整措施是在國家層面決定的,忽略了跨境溢出效應。自那以來,規則得到了改革,但仍缺乏協調。

財政協調具有挑戰性,溢出效應難以衡量。但毫無疑問,在歐元區這樣的單一貨幣區,跨境財政影響是重大的。此外,政治激勵較弱。一些成員國不願遵守財政規則,而另一些國家忽視了歐盟的宏觀經濟失衡程序。綜合起來的效應就是弱化了協調政策的動機。

然而,歐元區增長面臨的迫在眉睫的威脅,應該鼓勵成員國擱置分歧,使更大程度的財政協調正式化。這將增強各方對歐元區有能力應對衝擊的信心,並接手目前由貨幣政策肩負的部分負擔。

外部衝擊可能由英國無協議退歐(這種可能性正在上升)或不斷升級的貿易緊張和匯率摩擦引發。這就需要與貨幣寬鬆政策並行的協調的財政對策。經合組織對這些衝擊造成的影響的評估顯示,如果沒有這樣的一攬子計劃,單個國家將難以經受住這些衝擊。

在誕生後的20年里,歐元被證明具有令人印象深刻的韌性。未來幾年將帶來進一步的考驗。但它們也將是改進單一貨幣治理架構的契機,讓歐元區能夠對全球經濟和金融穩定做出更積極的貢獻。

本文作者是經合組織首席經濟學家

譯者/讖龍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