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經濟增長

無限增長只是個神話

斯米爾:摩爾定律只是特例,絕大多數有形事物不會以那麼快的速度增長,其年增長率大多在1%至3%這個區間內。

只有兩類人會相信無限增長:主流經濟學家和等待庫茨魏爾(Kurzweil)所說的「奇點」來臨——屆時生物體和非生物體的結合將創造出基於軟體的不死人類——的人們。

經濟學家的預期要更溫和一些,但對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標準預測大多不認為經濟體也遵循所有生物的生命軌跡:快速增長,然後緩慢增長,接下來增長停滯,最終在某種意義上死亡。

曾於1968年擔任美國經濟協會(American Economic Association)主席的肯尼思•博爾丁(Kenneth Boulding)對這一觀點嗤之以鼻:「要是有人相信在一個物理上存在極限的星球上,有任何有形的東西會無限增長,這個人要麼是瘋子,要麼是經濟學家。」

我不會膽敢加入任何經濟學界內部的爭論,只是想提請大家注意這樣一個事實,即當前的許多增長預測里包含一個錯誤,這個錯誤完美地體現了哲學家所說的範疇謬誤(category error):將屬於某個特定類別的屬性,應用到超出這個類別的範圍內。

我說的是摩爾定律,即微晶片上可容納的元器件數目增長之快,使得整體處理能力在很短時間內就會翻倍。這一非凡成就使得我們認為,我們可以在其他經濟部門複製這樣的增速,推動能源脫碳、糧食產量大幅增長以及第四次工業革命。

這種我稱作摩爾詛咒的錯誤印象很容易解釋。1965年,當戈登•摩爾(Gordon Moore)首次預測「每塊集成電路上元器件數量」的增長時,他認為這個翻倍周期只需大約一年。這一增速放緩了,處理能力現在每兩年翻一倍,每年增長約35%。其結果是,微處理器驅動的產品(無論是計算機還是電話)性能提高、成本降低。

這使得人們預期其他經濟部門也可以實現這樣的增長。這是對基本生物物理現實的誤解導致的範疇謬誤。

現代經濟依賴於大量的投入,其產量、性能和能力不斷提高;但速度比摩爾定律揭示的30%的增長率低一個數量級。

先從食物說起。自20世紀60年代以來,新作物的引入以及化肥、除草劑和殺蟲劑的增加使用,使全球小麥產量每年提高3.2%,水稻產量每年提高2.6%。自20世紀50年代以來,玉米產量每年增加2%。充當主要蛋白質來源的雞肉的生產效率越來越高,但自1930年以來,美國雞肉產量的年均增長率不到1.4%。

能源和材料方面,世界上大部分電力都是由大型蒸汽渦輪發電機生產的。在整個20世紀,它們的效率每年提高約1.5%。自19世紀80年代以來,室內電氣照明經歷了數次革命(白熾燈、熒光燈、鹵素燈和LED燈),但發光效率年均增長率約為2.6%。鋼仍然是佔據主導地位的金屬。自1950年以來,鋼生產效率的年均增長率不到2%。

再來看看交通運輸。在整個20世紀,鐵路城際旅行的最高時速增長兩倍(達到300公里),這意味著年均增長率為1.1%。自1973年美國推出能源效率規定以來,汽車(不包括運動型多用途車(SUV)和皮卡車)的平均能效提升了2.5%。到1958年(第一架波音707飛機飛往巴黎),洲際旅行的時速從1900年(遠洋客輪)的不到40公里提升到885公里。雖然這個年均增長率約為5.5%,但在過去的60年里,速度完全沒有增長(協和式飛機除外)。

即使這些增速已經不算快,最終增長肯定還會停止。拋開奇點夢不談,作物產量的無限增長不會實現,光速旅行也是不可能的。

絕大多數在1%至3%區間內、主要在每年1.5%至2.5%區間內的這種溫和增長,應該大體上反映在經濟成果的總量中。確實如此。自1950年以來,美國人均GDP(以實際值計)的平均增長率一直約為2%。

下次當你聽到最新的創新將如何像微小矽片上集成的元器件數量那樣增長時,請牢記這個1%至3%的基本年增長率區間:摩爾定律的複製不會發生,根本不可能。

本文作者是加拿大曼尼托巴大學(University of Manitoba)榮譽教授,其著作《增長:從微生物到大城市》(Growth: From Microorganisms to Megacities)一書即將出版

譯者/裴伴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