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FT大視野

布列敦森林會議75周年:全球合作面臨威脅

沃爾夫:75年前的布列敦森林會議,塑造了基於國際合作的經濟治理體系。面對保護主義和民族主義,這一體系正受到威脅。

「我們逐漸認識到,保護我們的國家利益的最明智和最有效的方式是通過國際合作——也就是說,通過聯合的努力實現共同的目標。」

美國財政部長小亨利•摩根索(Henry Morgenthau Jr),布列敦森林會議(Bretton Woods Conference)閉幕致辭,1944年7月22日

「我們必須保護我們的邊界,防止那些生產我們的產品、遷走我們的公司、摧毀我們的就業機會的國家來劫掠。保護將會帶來繁榮富強。」

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總統就職演說,2017年1月20日

奠定當今全球經濟秩序基本框架的布列敦森林會議(Bretton Woods Conference),於四分之三個世紀前的1944年7月1日至22日在新罕布什爾州舉行。那時第二次世界大戰尚未結束。但西方大國——尤其是美國——已經在考慮如何以不同的方式組織國際事務,迎接一個必將到來的更美好世界。

自那時起,世界已發生巨變。如今,曾經激勵那場會議的精神處境艱難。但它與1944年的時候一樣相關。今年的周年紀念不只是一個人為的時刻:它是一個進行反思的時機,考慮哪些地方做對了,哪些地方做錯了,以及需要發生什麼,才能讓布列敦森林的精神在未來幾十年塑造世界,而不是像兩次世界大戰之間的國際聯盟(League of Nations)那樣走向失敗。

為了探究未來面臨的艱巨挑戰,總部位於華盛頓的布列敦森林委員會(Bretton Woods Committee)組織出版了一本令人印象深刻的50篇論文的合集——《重振布列敦森林會議精神》(Revitalizing the Spirit of Bretton Woods)。正如西太平洋銀行(Westpac)前首席執行官蓋爾•凱利(Gail Kelly)所言:「2019年是布列敦森林會議召開75周年……的確有很多值得慶祝的事情。但日益高漲且咄咄逼人的民族主義,加上強烈的保護主義,正使挑戰變得艱巨得多。」

美聯儲(Federal Reserve)前主席保羅•沃爾克(Paul Volcker)概括了布列敦森林會議精神:「對國際合作中的共同利益、對匯率方面的良好行為確立某些基本規則的重要性、以及對眾多『新興』國家的發展需要的信念。」隨著《關稅與貿易總協定》(GATT)在1948年作為臨時協議生效,「良好行為的某些基本規則」的理念也覆蓋了貿易領域。

在經濟政策方面,布列敦森林精神意味著各國承諾合作、國與國之間的契約義務,以及有效的國際機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世界銀行集團(World Bank Group)和世界貿易組織(WTO)。

如今,開展機構化經濟合作的已經遠遠不止這三家機構。參照世行模式創立的地區開發銀行和中國發起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和新開發銀行(New Development Bank),也扮演著重要角色。

兩個非正式國家集團也很有影響力:由最大的七個高收入經濟體組成的七國集團(G7);以及2008年以來的20國集團(G20),包括主要新興經濟體和歐盟。

如果以經濟表現來評判布列敦森林會議之後的時代,我們必然得出這樣的結論:它是一場勝利。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SE)的尼古拉斯•斯特恩(Nicholas Stern)和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的阿馬爾•巴塔查里亞(Amar Bhattacharya)在他們的論文中指出,「總體上,自1950年以來,世界人均收入增至原有水平的四倍,同期人口增至原有水平的差不多三倍。」從1950年至2017年,世界貿易量增至原有水平的39倍。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