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拉加德

拉加德再次突破「玻璃天花板」

過往的政治生涯中,拉加德常被質疑能否勝任。但她用自己的經歷證明,女性可以成功擔任法國財長和IMF總裁。

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正再次打破玻璃天花板,並遭到大量質疑。這一次懷疑者的擔憂是合理的。

拉加德不是貨幣政策專家,也不是科班出身的經濟學家,在完美世界裡,這些技能應該是接替馬里奧•德拉吉(Mario Draghi)掌管歐洲央行(ECB)的職位描述的一部分。歐元區危機突顯該機構對於仍不完整的貨幣聯盟是多麼至關重要,而且強調了歐洲央行行長在未受考驗的政策上影響歐洲央行理事會的巨大作用。

然而,對於不得不應對另一種批評者——內心發出的自我懷疑的聲音,心理學家稱之為「冒充者綜合症」——的女性,她的提名傳達了一個積極訊息。美國研究人員波利娜•羅斯•克朗斯(Pauline Rose Clance)和蘇珊•愛梅斯(Suzanne Imes)在1978年首次描寫了這種「不勝任這份工作」的感覺,它會嚴重影響處於高級職位的女性,並在一定程度上解釋了她們為何往往不敢尋求最高領導職務。

2017年,《女權主義者搏擊俱樂部》(Feminist Fight Club)作者傑西卡•貝內特(Jessica Bennett)曾提出,拉加德可能無法倖免。貝內特寫道,這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經常準備過多」。她援引拉加德的話說:「當我們研究某個問題時,我們會從文件裡面、外面、側面、後面、歷史、基因和地域等各個方面討論。我們希望掌握一切,我們希望有透徹的理解,我們不想被別人愚弄。」

想想看。自從作為尼古拉•薩科齊(Nicolas Sarkozy)政府的一位政治新人走到聚光燈下以來,拉加德一直被指不勝任。她的晉陞之路似乎非常耀眼,但也有過低谷。

在2016年聖誕節前幾天,我看到她坐在巴黎一個小小的木質板材裝飾的法庭的前排,在法國大革命時期,瑪麗-安托瓦內特(Marie-Antoinette)正是在這裡接到她的死刑判決的。她背對著我們記者,一條標誌性的圍巾圍在脖子上,在法國財政部以前的同僚描述她在擔任部長時的一個過失時,她在記筆記:她未能阻止政府向商人伯納德•塔皮(Bernard Tapie)支付一筆據稱欺詐性的4.03億歐元款項。

他們說,她本應知情。她表示,我可能被手下的工作人員「矇騙」了。他們指出,她忽視了一份拉響警報的重要備忘錄。她辯解說:「我每年收到8000至9000份簡報。」儘管她沒有被判入獄和被處罰金,但她被判玩忽職守罪,儘管法庭裁決這個判決不構成犯罪記錄,最近,塔皮和時任拉加德幕僚長的斯特凡納•里夏爾(Stéphane Richard)在這起案件中被判無罪。

這對於她的職業生涯原本可能是致命的。然而,在華盛頓、布魯塞爾和達沃斯,這位前公司律師積累了足夠多的政治資本,足以保住她的IMF職位,領導大量經濟學家和世界各地的紓困計劃。她可能不是一位特別出色的法國財長,現在就判斷她在IMF留下的遺產還為時尚早。但她挺過來了,這證明女性可以成功擔任這些職務。

在塔皮醜聞期間,調查人員在拉加德的公寓發現了一封寫給薩科齊的未註明日期的親筆信,當時這封信引發了批評性言論,但讓我們窺見了她的一些操作。

「你想用我多久就多久,只要這適合你的行動和(內閣)構成,」她寫道,「如果你用我,我需要你成為我的導師和支持者:沒有導師,我可能變得低效,沒有支持,我可能會缺乏可信度。呈上我無限的敬意,克里斯蒂娜•拉加德。」

除了過分的恭維,她希望提醒總統,她的失敗也會成為他的失敗。

至於歐洲央行,拉加德也許不是最有資格的行長候選人,但表面上更合適的其他人選將引發不同的擔憂,例如曾在歐元區危機期間反對德拉吉的德國央行行長延斯•魏德曼(Jens Weidmann)。

拉加德將藉助不同的天賦。「她享有很高的國際聲譽,她對於當前形勢有著深刻的理解,(在公共場合)她從未犯過錯,一次也沒有,」一位曾與她一起參加國際會議的前央行官員表示,「這是為歐洲央行作出的一個高風險選擇,但她走到這一步並非偶然。」

譯者/梁艷裳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