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FT大視野

普京談與中國的關係和美國單邊主義

俄羅斯總統在接受FT專訪時,列舉全球穩定面臨的多重風險。他特別指出了美國單邊主義,首先是美國對華關稅戰和海灣地區爆發衝突的威脅。

快到午夜的時候,聽到「風險」這個詞,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的精神振作起來。這個詞是他這個人及其20年掌權經歷的縮影。

近年,俄羅斯在外交政策上進行了越來越多的豪賭,從軍事干預敘利亞、吞併克里米亞,到企圖干涉美國總統大選。他對風險的偏好是否在逐年上升?

「沒有升高或降低。風險必須始終處於合情合理的水平,」他回答道,「但在人們可以使用俄羅斯流行語『不冒險的人永遠喝不上香檳』的時候就不是這樣。」

他的回答帶有典型的普京色彩:讓人捉摸不透,還帶有揶揄。但在一件事上,他確信自己做出了正確的選擇,那就是敘利亞。「我相信它取得了良好正面的回報。我們取得的成就甚至超出了我的預期。」

除了殺死「數千名」伊斯蘭主義武裝分子和支撐巴沙爾•阿薩德(Bashar al-Assad)政權之外,他還提到,俄羅斯重新崛起為中東地區的一股力量,處於能夠同以色列、沙特阿拉伯和伊朗等各方進行對話的獨特地位。

「此外,我想公開談一談俄羅斯武裝部隊的動員,」他補充道,「我們的武裝部隊獲得了從和平時期任何演練都無法獲得的實戰經驗。」

持續8年的敘利亞內戰已經導致50萬人死亡,560萬人成為難民,另有數百萬人在國內流離失所。對這樣一場浩劫給出這種就事論事的總結,突顯了普京的自信。他相信俄羅斯已重新躋身於一流強國之列,而歷史站在他這一邊。

自2014年吞併克里米亞以來,普京在國際上面臨著多國一致孤立他的企圖。但在20國集團(G20)大阪峰會舉行前夕,在美國在世界上扮演的角色似乎從未像現在這樣不確定之際,這位俄羅斯領導人仍在相當大程度上佔據中心舞台。

在克里姆林宮內閣辦公室(各個角落擺放著俄羅斯帝國(Imperial Russia) 4位最受尊敬的統治者的雕像)接受90分鐘專訪期間,這位曾經是克格勃(KGB)情報官的政治家願意討論任何主題。從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的崩潰、中國崛起和自由派意識形態的終結,到俄英關係改善的前景,他侃侃而談。

在G20峰會舉行前夕,普京列舉了全球穩定面臨的多重風險。他特別指出了美國單邊主義,首先是美國對華關稅戰和海灣地區爆發衝突的威脅。他表示:「坦率地說,形勢肯定已變得更具戲劇性和爆炸性。」

這位俄羅斯領導人察覺到,政治力量平衡正在發生轉變——從傳統的西方自由主義轉向民族民粹主義,其推動因素是公眾對移民、多元文化主義和以犧牲宗教為代價的世俗價值觀不滿。

「難道我們忘記了,我們都生活在一個基於聖經價值觀的世界嗎?」普京問道,此言否定了卡爾•馬克思(Karl Marx)有關宗教是人民的鴉片的名言。類似地,在俄羅斯總統看來,自由主義意識形態已經「過時了」。

碎片化是2019年的世界的特徵。作為回應,普京與他的日益親密的盟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一道,把自己標榜成全球化的啦啦隊。對俄羅斯和中國來說,這是一個不太可能的角色,但這個角色也是把「美國優先」當作口頭禪的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總統的美國主動讓出來的。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