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新興市場

新興市場FDI為何降至多年來低點?

隨著貿易緊張不斷升級、再加上發展中世界經濟增長不斷放緩,新興市場外國直接投資已下降至本世紀最低水平。

隨著貿易緊張不斷升級、再加上發展中世界經濟增長不斷放緩,新興市場外國直接投資(FDI)已下降至本世紀最低水平。

追蹤跨境資本流動的國際金融協會(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數據顯示,去年,在整個新興和前沿市場,包含收購企業和開設新設施的FDI降至國內生產總值(GDP)的僅2%。而在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前夕的2007年,這一比例曾達到4.4%的峰值——如圖一所示。

這一趨勢可能進一步削弱新興市場已然疲軟的經濟增長,印證全球化在衰退的印象,與此同時全球貿易增長也在急停。

諮詢機構牛津經濟(Oxford Economics)的經濟顧問吉列爾莫•托洛薩(Guillermo Tolosa)表示:「隨著貿易政策不確定性加劇,去年的FDI下滑尤其明顯,但在避險情緒高漲的背景下——尤其是在第四季度,所有類型的資本流動也都在縮減。」

滙豐(HSBC)新興市場研究全球主管穆拉特•于爾根(Murat Ülgen)補充稱:「鑒於不斷升級的貿易緊張給全球經濟活動帶來了揮之不去的擔憂,2019年的FDI流動很可能仍然疲弱。」于爾根預計,今年的FDI流量將下滑至僅佔新興市場GDP的1.5%。

國際金融協會副首席經濟學家塞爾希•拉瑙(Sergi Lanau)認為,自金融危機以來,一系列因素共同導致了新興市場FDI的「長期下滑」——無論是按傳統標準,還是按剔除再投資收益、專注「新」投資流動的「真實」標準,後者是國際金融協會喜歡用的衡量標準(如圖二所示)。

首先,大宗商品價格上漲提振了礦業FDI的投資,金融危機剛剛爆發時,「一些國家的此類投資佔到FDI總額非常大的比例」。然而,隨著大宗商品價格回落,這部分投資也隨之下降。

其次,拉瑙表示,本世紀頭10年「是來自發達市場的銀行強勁增長的一段時期,這些銀行大舉投資在新興市場開設業務」。不過,他還表示:「對銀行來說,如今的世界看起來已大為不同。」

第三,新興市場房價在2003至2007年間的大幅上漲導致流入房地產的FDI大增,使之成為「許多國家的一個主要投資類別」。

拉瑙表示,這三個因素「都與全球金融危機爆發之前一段時期的資產價格全面高漲有很大關係」,而「多年的量化寬鬆和低利率推動了熱錢流向新興市場」,使得證券投資比FDI更具優勢。

他補充稱:「我不清楚這些因素是否會很快反轉。真要說的話,不斷升級的貿易緊張以及世界各地民族主義政治力量的崛起,倒是會使扭轉新興市場FDI的下滑趨勢變得更加困難。」

托洛薩認為,流入新興市場的FDI與新興市場經濟增速領先發達世界的程度之間存在很強的相關性。圖三顯示,兩者間的增速差距已從2009年的6.1個百分點下降至去年的2.3個百分點。

托洛薩表示:「自2008年以來,流入新興市場的FDI佔新興市場GDP到比重一直在下降,這跟新興市場與發達市場之間增速差距的系統性下滑一致。隨著新興市場活力相對減弱,它們獲得的投資減少,這合乎情理。」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