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金融市場

把握特朗普時代的金融資產新秩序

普倫德:重商主義的貓已跳出口袋。世界可能會分化為區域貿易集團,最明顯的是美國、歐盟和中國。股市在多大程度上反映了這點?

最近幾周,債券和股票市場講述著在本質上不可調和的故事。在股市瀰漫著強烈樂觀情緒的同時,債券收益率卻在擔心衰退的恐慌氣氛中下挫。到上周,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遠遠低於3個月國債,這意味著正常的收益率曲線出現反轉。從歷史上說,這是衰退風險的良好指引。

接著,在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決定把貿易戰從中國延伸至墨西哥的「幫助」下,股市投資者終於清醒了。

風險偏好消失,債市和股市講述的故事趨於統一,標準普爾500(S&P 500)指數以逾6%的跌幅告別5月。

與通常一樣,如果發達國家股市下挫,新興市場股市的跌幅更大。根據行業組織國際金融協會(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數據,今年5月,新興市場股市流出146億美元,是自2013年6月所謂的「縮減恐慌」——美聯儲(Federal Reserve)時任主席本•伯南克(Ben Bernanke)的不謹慎表態導致219億美元的流出——以來規模最大的。

結果是,從總體上說,全球股市自今年初以來的多數漲幅已蒸發。

考慮到空氣中瀰漫著投降的氣息,現在應不應該進入股市,逆流而上?不難提出逆向投資的理由。

今年第一季度股市的優異表現,是美聯儲在面對日漸疲弱的全球經濟數據時轉向更靈活姿態的產物。

同時,美中貿易談判貌似接近某種解決。

隨著貿易戰的升級以及有進一步跡象表明全球經濟增長乏力,美聯儲今年降息超過一次的幾率在上升。

至於貿易戰,唐納德•特朗普在2020年再次當選的最大威脅就是貿易爭端引發的經濟衰退。因此,在實行了一段時期的邊緣政策後,如果雙方沒有達成協議、並宣告特朗普「勝利」(不管實際結局如何),那將是一件怪事。

如果事情這麼簡單就好了。邊緣政策是危險的,而且可能失控。另一個風險是,美聯儲降息可能會削弱美元匯率,把一場貿易戰變成一場匯率戰爭,而其他國家將付諸競爭性貶值,以便在全球經濟大餅中搶奪更大的一塊。

同樣重要的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經濟學家們認為,貿易摩擦造成的全球國內生產總值(GDP)減量,就像關稅衝擊給企業和市場信心帶來的影響一樣嚴重。

現實是,特朗普已破壞了全球化的很多制度根基。同樣遭到破壞的是跨國企業的信心,這種信心原本來自以可預測方式運行的基於規則的體系。

簡言之,我們不能回到以前的狀態。重商主義的貓已跳出口袋。

世界可能會分化為區域貿易集團,最明顯的是美國、歐盟和中國。在這些集團,需求和產出的水平可能不會變化很大,對國內產出的需求上升,將抵消出口銷售損失的影響。

Llewellyn Consulting的約翰•列韋林(John Llewellyn)指出,看不出什麼跡象顯示這些大型區域市場會出現實際收入下滑和成本大幅上升,因為很多生產商將繼續受益於專業化和規模經濟——不僅在生產領域,還有行銷和研發。

但他補充稱,其他經濟體(潛在意味著世界其他很多地區)可能會嚴重受損,因為它們幾乎沒有機會實現生產上的規模經濟。除非這些國家能夠保持對至少一個主要市場的準入,否則產出將下滑,生產成本和價格將上漲,實際收入將下降。

過去40年,新興市場是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它們將成為從多邊主義倒退的最大受害者。與此同時,英國退歐派人士要在這個無情的新世界達成貿易協定的衝動,說得好聽點是堂吉訶德式的。

對於股市,問題在於:由區域集團組成的世界現在是否已是即成事實?不同國家的估值在多大程度上反映了這點?

第一個問題的答案是很有可能。第二個問題的答案是肯定沒有。當然,在始於特朗普上台之前的去全球化時期,各大央行一直有能力支撐市場。他們可能會再次這麼做。但財政和貨幣政策工具已耗盡。要小心了!

譯者/梁艷裳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