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美博弈

中美關係不應成為零和遊戲

沃爾夫:與中國打交道的最佳方式是堅持自由、民主、基於規則的多邊主義、全球合作等價值觀,將競爭與合作結合起來,並用尊重的態度對待中國。

蘇聯的消失留下了一個巨大的空子。「反恐戰爭」是一個不足以填補的接替者。但中國符合所有條件。對美國而言,中國能夠成為很多美國人需要的那個意識形態、軍事和經濟對手。終於出現了一個值得一較高下的對手。這是我從今年的彼爾德伯格會議(Bilderberg Meeting)得出的主要結論。與中國進行全面對抗正在成為美國經濟、外交和安全政策的組織性原則。

這是不是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組織性原則,沒那麼重要。這位美國總統天生是一名民族主義者和保護主義者。其他人提供框架和實施細節。目標是維持美國的主導地位。手段是控制中國,或者與中國脫鉤。任何相信基於規則的多邊秩序、經濟全球化、甚至和諧的國際關係能夠在這場衝突中倖存的人,都是被迷惑了。

中國上周日針對此次經貿摩擦發布的令人詫異的白皮書就是證明。讓我感到鬱悶的事實是,在許多要點上,中國的立場都是正確的。美方對雙邊貿易失衡的專注體現了其經濟學上的無知。認為智慧財產權盜竊對美國造成了巨大損害的看法值得懷疑。關於中國嚴重違反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時所作承諾的說法,是嚴重誇大。

當特朗普政府採取的幾乎所有貿易政策行動都在違反WTO規則時,指責中國「作弊」是虛偽的。特朗普政府決意要摧毀這一爭端解決機制,相當於承認了自己違反WTO規則的事實。美國對華的談判立場是「強權即公理」。在堅持要求中國接受美國同時充當協議的法官、陪審團和執行人角色方面尤為如此。

圍繞開放市場的條件或智慧財產權保護的糾紛,可以通過認真協商解決。這樣的解決方案甚至可以幫助中國,因為它將減輕國家干預的程度,推動市場化改革。但這些問題如今存在太多爭議,以至於無法達成這樣一個解決方案。這部分是因為談判在雙方相互指責中破裂。更重要的原因是,美國本身日益就是否值得與中國的政府主導的經濟進行融合展開爭論。對華為(Huawei)的擔憂集中在國家安全和科技自主方面。自由商貿越來越被視為「與敵人做交易」。

一種將對華關係定義為零和衝突的框架正在形成。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司司長凱潤•斯金納(Kiron Skinner)近來發表的一些言論令人深思(冷戰時期的戰略家喬治•凱南(George Kennan)曾擔任這一職務)。斯金納表示,與北京的較量是「與一種完全不同的文明和不同意識形態的鬥爭,美國以前從未經歷過」。她還說,這將是「我們第一次面臨一個非白人的強大競爭對手」。她忘記了美國與日本的戰爭。但關鍵問題在於她將之定義為一場文明與種族之戰,因而是一場無法化解的衝突。這不可能是偶然事件。她也沒有被停職。

另一些人則認為這是一場圍繞意識形態和權力的衝突。強調前者的人士指向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馬克思主義言論、以及共產党進一步被強化的角色。強調後者的人士指向中國不斷崛起的經濟實力。這兩種看法都指向無休止的衝突。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