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美貿易戰

中國會改變國際石油貿易嗎?

巴特勒:如果開放貿易體系不可依賴,中國可能採用雙邊協議,通過易貨貿易確保能源供應,這將使剩下的市場變得更加動蕩。

中國如今已完全融入全球能源貿易體系,通常每日進口逾900萬桶石油以及數量快速增長的天然氣。但美國要向北京方面展示自己的權力,這可能擾亂當前的貿易格局,尤其是在能源領域。中國對此如何回應,可能會重塑我們已習以為常的市場。

美國的首項行動是直接式的:美中之間在貿易方面打起了相互加徵關稅的戰爭,影響到從洗衣機到大米、甚至棒球等幾乎所有商品。

第二項是間接式的:美國對伊朗的制裁禁止第三國與伊朗進行貿易,包括石油貿易。起初,美國給予包括印度、中國在內的多個國家從伊朗進口石油的豁免權,但在今年5月開始撤消這些豁免。

許多威脅與反威脅的恫嚇都圍繞著關稅戰,但考慮到維持開放貿易關係符合兩個經濟體的利益,期待雙方最終能達成協議似乎合情合理。

制裁伊朗問題就比較複雜了,尤其由於美國和伊朗之間數十年來的相互敵對——可以追溯至1953年伊朗總理穆罕默德•摩薩台(Mohammed Mossadeq)被趕下台,以及1979年11月至1981年1月美國駐德黑蘭大使館被佔領、館內人員被扣為人質。

由於伊朗核問題沒有任何明顯的、雙方都能接受的解決方案,這一問題變得更加複雜。鑒於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拒絕接受2015年達成的多邊協議,除了一場全面的政權更迭,很難看到還有什麼方案能讓他和他的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John Bolton)滿意。

美伊存在相互採取軍事行動的可能性,美國對伊朗實施更嚴厲制裁的可能性就更大了。在北京看來,問題是中國將成為美伊衝突的主要輸家(除了伊朗人民之外)。

過去10年間,中國的石油進口迅速增長。中國有250萬輛電動汽車,但它還擁有逾3億輛掛牌的柴油和汽油車,以及不斷擴張的國內航空業。石油已經與經濟活動密不可分,而且對滿足中國不斷壯大的中產階級的消費需求至關重要。

中國近一半(44%)的石油進口來自中東。而得益於頁岩革命,美國的油氣越來越能自給自足,因此中東石油的目的地自然是亞洲,而非美國。如果伊朗的石油貿易被切斷——無論是因為制裁,還是因軍事衝突導致霍爾木茲海峽被封鎖——中國將是最先受影響的國家之一。能源安全如今成了中國的一個問題。

短期來看,中國大概會需要多少石油就買多少石油,這無疑將推高全球油價。4月份,中國的石油進口出人意料地升至每日逾1000萬桶,想必是為了在危機來臨前增加庫存,這幾乎肯定推高了全球油價。

從長期來看,中國易受美國行動影響的現實,會提醒中國人聚焦其依賴進口大宗商品的問題,大宗商品對經濟持續成功至關重要。結果很可能是中國在能源貿易方面採取更傾向重商主義的政策。如果開放的貿易體系不可依賴,北京方面將採用雙邊協議:利用一切手段——從廉價貸款、政治支持,到提供軍事及其他裝備——通過直接的國與國易貨交易,確保石油或許還有天然氣的專門供應。

這種做法遠非中國迄今採取的有限措施所能比擬的。一項嚴肅的雙邊石油貿易計劃將包括直接投資和獲得資源的所有權,以及中國企業加速發展成為有能力在全球探尋並生產能源資源的跨國公司。

對北京而言,這種做法合乎邏輯,也是對美國在全球市場實行治外法權做法的合理回應。對世界其他地區來說,這種做法是危險的。如果通過雙邊協議,中國每日固定進口900萬至1000萬桶石油——今年4月中國的石油進口達到每天1060萬桶,較2018年4月增長11%——那麼剩下的市場將變小,而且可能變得更不穩定。

本文作者為英國《金融時報》能源評論員、倫敦國王學院(King's College London)國王政策研究所(King's Policy Institute)主席

譯者/讖龍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