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全球經濟

面對美中衝突,美國盟友何去何從?

沃爾夫:在美中貿易衝突中,包括美國盟友在內的其他國家應該怎麼做?局外國家無法阻止衝突,但並非無能為力。

美國和中國之間不斷加深的經貿摩擦將令世界其他地區,尤其是美國的傳統盟友,何去何從?在正常情況下,後者將站在美國一邊。畢竟,對於中國的行為,歐盟(EU)也抱著許多與美國相同的擔憂。然而,當前並非正常情況。美國在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領導下已變成一個「流氓超級大國」(rogue superpower),敵視建立在多邊協議和有約束力的規則基礎上的貿易體系的基本準則,還有其他許多東西。事實上,美國的盟友也成為了這波雙邊霸凌浪潮的目標。

那麼,在美中對抗之際,美國的盟友該怎麼辦?這不只和特朗普有關。特朗普對雙邊貿易平衡的執著甚至可能是相對可控的。更糟糕的是,很大一部分美國人不只是對中國的行為、也對中國崛起這一事實本身懷有日益加深的敵意。

我們也看到保守派思想出現了很大變化。2005年,時任美國副國務卿羅伯特•佐利克(Robert Zoellick)提出,中國應該成為國際體系中「負責任的利益相關者」。而最近,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表達了不同的看法。外交事務專家沃爾特•拉塞爾•米德(Walter Russell Mead)這樣形容蓬佩奧具有啟發性的觀點:「自由派國際主義者認為,美國全球參與的目標應該是推動建立一種世界秩序,在這一世界秩序中,國際機構越來越多地取代民族國家作為全球政治中的主要行為體,而保守派國際主義者認為,美國的全球參與應該以更聚焦美國特定利益為準繩。」簡言之,美國再也看不到自己有什麼原因應該成為國際體系中「負責任的利益相關者」。相反,它如今奉行的理念是19世紀強權政治,即強者向弱者發號施令。

這也與貿易相關。有人說,當前的貿易體系基於國際機構應取代民族國家的理念,這是以訛傳訛。當前的貿易體系建立在兩種理念之上:各個國家應彼此簽訂多邊協議,以及應通過一個有約束力的爭端解決機制來加強各國對此類協議的信心。這可以為跨國公司所依賴的貿易環境帶來穩定。

但如今,所有這一切都岌岌可危。關稅戰的擴大,以及限制中國唯一處在世界領先地位的先進科技製造商華為(Huawei)獲得美國技術的決定,似乎旨在讓中國永遠處於劣勢地位。中國人對此肯定這樣想。

貿易戰也使美國帶上了濃重的貿易保護主義色彩,其關稅的加權平均值可能很快將超過印度。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一篇論文指出,「特朗普……威脅對中國加徵的關稅,與美國在1930年通過《斯穆特-霍利關稅法》(Smoot-Hawley Tariff Act)加徵關稅的平均水平相差不遠。」對華關稅甚至可能保持這種高水平,因為美國的談判要求太具有羞辱性,讓中國無法接受。對華關稅還將導致企業轉向其他供應商。關稅也可能隨後蔓延至後者:雙邊主義往往是一種傳染病。與特朗普的斷言相反,關稅戰的成本也是由美國民眾承擔,尤其是消費者和農產品出口商。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受衝擊最嚴重的許多縣都是在共和黨的控制之下。(見圖表)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