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華為

暫緩對華為的禁令確實「沒有多大意義」

任正非表示,將禁令推遲90天「沒有多大意義」,華為已經做好了準備。分析師們稱,他說的沒錯,但不是因為他所說的理由。

白宮在華為(Huawei)面前垂下一根潛在的救命索。在谷歌(Google)宣布禁止這家中國智慧手機製造商使用安卓(Android)系統之後不到24小時,美國頒發了一項延期3個月執行對華為的禁令的許可證——該禁令禁止美國軟體公司和晶片製造商向華為銷售產品。

美國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表示,這項臨時通用許可證「使營運商能夠有時間做出其他安排,並給(商務)部留出空間,以確定對目前依賴華為設備提供關鍵服務的美國人和外國電信供應商來說合適的長期措施」。

這對華為有幫助嗎?

華為創始人任正非表示,禁令暫緩「沒有多大意義」,因為華為已經做好了準備。分析師們表示,他說的沒錯——但不是因為他所說的理由。

華為的子公司海思半導體(HiSilicon)一直在設計自己的晶片,並儲備了晶片和其他零部件。但3個月的時間不夠華為重組供應鏈。「這一點幫助都沒有,」投資銀行傑富瑞(Jefferies)的Rex Wu表示。

與此同時,正如谷歌的舉措所顯示的那樣,有一些關鍵要素無法堆放在倉庫中,也無法從零開始構建。智慧手機操作系統就是其中之一。電子設計自動化(EDA)是另一個要素。EDA工具由美國軟體和系統設計公司鏗騰(Cadence)等公司製造,用於確定晶片設計是否可行和可投入生產。

香港城市大學(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的道格拉斯•富勒(Douglas Fuller)說,對設計師而言,這些工具就像一個暗箱,背後有大量難以複製的化學工程和材料科學知識。這就是EDA領域緣何由三家公司主導的原因,兩家來自美國,一家來自德國。

雖然有盜版可以使用,但富勒表示:「目前華為正在製造一些相當高端的晶片,他們不會想要使用盜版、盲目行事的」。

那麼,禁令的暫緩對誰有幫助?

在許多分析師和包括羅斯在內的政界人士看來,臨時許可證是向美國晶片製造商和其他供應商伸出的橄欖枝,他們被出口禁令搞得措手不及,還擁有大量庫存。

臨時許可證也顧及電信營運商,數字貿易和電信研究公司TRPC的董事彼得•洛夫洛克(Peter Lovelock)表示。但他補充稱,90天的窗口期不足以讓他們從華為轉向新供應商,這讓該行業陷入了困難處境。

儘管一些分析師認為,華為可能已經拉攏歐洲營運商為其遊說,但洛夫洛克看到了一個更為直接的訊息接受方。「此舉在一定程度上是以歐洲各國政府為目標。幾個月來,這些國家一直是美國外交努力的目標,美方想鼓勵關鍵盟友和有一致想法的國家採取措施,在5G網路中限制或完全禁止中國設備,」他說。

「如果美國商務部最終全面禁止美國公司向華為出口技術,目前使用華為設備的任何營運商都需要徹底改變其5G建設戰略。」

最後,它給非美國公司留出空間,讓它們弄清楚自己受影響的程度有多大。據報導,德國微處理器集團英飛凌(Infineon)已停止向華為供貨,東芝(Toshiba)等其他晶片製造商也在評估是否也要這樣做。這表明了全球供應鏈的互聯性:德國或日本企業往往依賴於美國的資本設備或研發。

許可證會被延長嗎?

以往沒有先例。獲得此類通用許可證的第一家、也是唯一的另外一家公司是華為的競爭對手中興通訊(ZTE)。這家比華為小的公司去年也受到了出口禁令的打擊。但中興有一條明確的路徑來解決問題:支付罰款並重組董事會。這不能作為華為的模板。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