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美國

特朗普簡化監管造成深遠影響

霍普金斯:特朗普政府上台以來發布的規定比前兩任大為減少,減少和簡化監管既降低了預算,也有利於經濟。

如果你關注焦點新聞,你會發現美國似乎一個危機接著一個危機。但在爭議背後,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正實施廣泛的改革,這些改革將影響數百萬美國人的生活:它們代表著對聯邦監管型政府的反思。

上任以後,特朗普政府就開始修改各種規則和規定的實施和評估方式,這些規則規定涉及從股票交易到採礦和食品安全等眾多領域。他們的目標是消除不必要的官僚程序,減輕美國人民的負擔。由於這些努力,每實行一條新規,就有兩項舊規定被撤銷,機構被要求實現總監管成本的下降。

今年4月,特朗普政府更進一步,賦予美國訊息與監管事務局( Office of Information and Regulatory Affairs)和美國管理與預算局(Office of Management and Budget)對所有新擬議規定(包括實施細則)的監管權。

這些措施來的太是時候了。根據競爭性企業研究所(Competitive Enterprise Institute)的數據,到2017年底,單單聯邦監管的年度總成本幾乎達到2兆美元,大約每人6000美元,佔美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的10%。

他們的做法正導致監管型政府大為減弱。2017年,特朗普政府為聯邦公報(Federal Register)增加了3281條規定,為上世紀70年代有記錄以來最少。在特朗普政府上台的頭23個月里,與前兩任同期相比,美國政府發布的規定減少了40%。特朗普政府撤銷或推遲了奧巴馬政府的1579項規定。美國管理與預算局估計,聯邦監管預算因此減少了330億美元。

這類改革很少得到大量關注,但它們在改變規則制定的方式。特朗普政府正納入更完善的經濟分析方法,並賦予監管機構以權力,以簡化監管。這會改變監管機構內部的激勵舉措,從而降低美國企業的成本。

監管改革不是影響整體經濟的唯一因素,因此,幾乎不可能衡量短期內它們對具體企業或行業的影響。但我認為,監管政策的變化正對當前經濟產生無可爭辯的影響。

在2008年金融危機後,美國經歷了其歷史上速度最慢的經濟復甦期之一。薪資增長仍然停滯,參加食品券援助計劃的人數增至創紀錄水平。同期,根據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的數據,奧巴馬政府每年新增的監管成本超過1000億美元。到2016年,近74%的美國製造商報告,它們處在「不利的商業環境」。

在特朗普政府上台兩年後,僅有18.5%的美國製造商提出過這樣的抱怨。類似的,2016年,64%的製造商對經濟感到樂觀,去年這個數字升至92%,為20年高點。美國失業率正接近50年來最低水平,消費者信心處於近20年最高水平。

美國國會必須在處理對美國人實施規定的立法方面發揮作用。去年,美國國會部分地廢除了有關金融改革的《多德-弗蘭克法案》(Dodd-Frank Act),使得中小銀行不受危機後出台的規定的約束。美國國會還通過了《嘗試權法案》(Right to Try Act),該法案允許病危患者獲得實驗藥物以挽救他們的生命。監管機制的進一步改革將需要美國國會採取更多行動。

這個時代的美國政府也許會以夸夸其談和言辭尖刻而被世人記得。但本屆政府最持久的遺產可能將是最悄無聲息的。

本文作者是遊說組織「美國繁榮」(Americans for Prosperity)監管倡議的負責人

譯者/梁艷裳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