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FT大視野

資本主義讓美國CEO夜不能寐

美國的企業資本主義制度突然成為辯論話題。出於對白宮換人後商界遭遇反彈的擔心,受益於現有制度的一些CEO提倡主動改革。

本月早些時候,當輪到羅傑•威廉姆斯(Roger Williams)發言時,他對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面前一排銀行業首席執行官們提了一個問題。「你是社會主義者還是資本主義者?」這位德克薩斯州共和黨人要求他們——從花旗集團(Citigroup)的邁克•科爾巴(Mike Corbat)到高盛(Goldman Sachs)的蘇德巍(David Solomon)——逐個回答。對於七位西裝筆挺的金融家來說,這似乎是一個不尋常的問題。

這些人都毫不猶豫地向他保證,他們是自由市場的忠實信徒,但這個問題被提出本身,就反映出近幾個月在華盛頓乃至美國其他地方有關商業的討論出現一個顯著變化。

美國實行了幾十年的企業資本主義制度突然成為辯論話題。原因之一是亞歷山德里婭•奧卡西奧-科爾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與威廉姆斯同為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成員——等自稱的民主社會主義者地位日益上升,使過去不屬於政治主流的批評者受到關注。然而,一些呼籲改變的最有影響力的聲音,正是那些可以說從當前模式受益最多的首席執行官。

就在他出席此次國會聽證會的幾天之前,七位銀行領導者中的一位對資本主義提出了一些更為細膩的想法——不像他回答威廉姆斯就用了一個肯定的詞。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去年薪酬達到3000萬美元的傑米•戴蒙(Jamie Dimon)在寫給股東的2.3萬詞的年度信中,用了幾頁篇幅來反思美國夢的「破損」,以及企業在重新縫合美國夢方面可能起到的作用。

他寫道,資本主義已幫助數十億人擺脫貧困,但「這並不是說資本主義沒有缺陷,不會把一些人丟在後面,更不是說它不應該得到改進。」

他承認,公司——就像政府、工會和特殊利益集團一樣——可能變得過於自私,鑽企業稅法中的漏洞。他提出,對於社會的許多問題,企業長期以來「幾乎是不折不扣的旁觀者」,而現在它們應該採取更多行動來應對這些問題。美國需要加大基礎設施和教育等領域的支出,「而這很可能意味著對富人徵收更多稅。」

同一周,世界最大對沖基金的億萬富翁創始人發出了類似的訊息,以及更嚴厲的警告。橋水(Bridgewater Associates)的雷•戴利奧(Ray Dalio)——據彭博(Bloomberg)計算,他的身價達到近170億美元——發表一份宣言,稱他在12歲時就作為一名早熟的投資者崇拜的資本主義制度,現在正在加劇不平等,必須「進化,否則就會死亡」。他在近8000詞的宣言中表示,這種進化的一部分將是「對最富有人群」徵收更多稅。

戴利奧在Twitter上發表了這篇文章,他表示:「我是一個資本主義者,但就連我都認為資本主義出了問題。」在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時事電視節目《60分鐘》(60 Minutes)上,戴利奧向廣大觀眾進一步闡述了這一主題,他表示資本主義「正處於一個轉折點」。美國人可以合力改革它,「抑或我們將在衝突中這麼做」。

其他資本主義者很少有人公開表示他們像戴利奧那樣擔心「某種形式的革命」,不過他們當中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呼應他對不平等及其催生的民粹主義反彈的擔憂。保險公司安達(Chubb)的首席執行官埃文•格林伯格(Evan Greenberg)在該公司最新年度報告中寫道,全球化和技術變革「導致許多人的壓力增加,生活水平下降,同時為少數人創造了巨額財富。」再保險公司Allegheny的老闆韋斯頓•希克斯(Weston Hicks)警告稱,現有體制「對很大一部分人口不利」。從通用電氣(GE)到霍尼韋爾(Honeywell),多家企業已開始在其監管申報文件中,將民粹主義和對跨國公司的負面情緒列入「風險因素」一欄。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