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社交媒體

FT社評:打擊假新聞的法律或被濫用

像新加坡那樣自上而下的反假新聞立法可能遭到濫用,應對假新聞的真正良策是教會民眾甄別和拒絕假新聞。

早在「假新聞」這個詞被創造出來以前,從專制國家到極端主義組織等各種作惡者就已經在散播假消息了。社交媒體的興起使虛假訊息傳播的速度和影響力呈指數增長。然而,像新加坡公布的對假新聞散播者予以直接處罰那樣的計劃令人感到不安。自上而下的處理方式可能遭到濫用,轉變為審查制度。應對假新聞的最好辦法是教消費者甄別和拒絕假新聞。

假消息問題在2016年美國大選時獲得公眾的更廣泛關注,此後這個問題迅速擴大。如今,伊朗和沙特阿拉伯在中東的霸權之爭也在網上展開。WhatsApp上的謠言驅動了印度的暴民私刑。一項對社交媒體活動進行的研究發現,法國的「黃背心」(gilets jaunes)抗議活動導致Facebook上的假新聞激增。

社交媒體公司之前遲遲未能承認這個問題,並且已被證明無法應對這個問題。即使它們進行干預,比如通過與Snopes等第三方事實核查者進行合作,這些干預也基本未能成功。

看上去積極的舉措也可能事與願違。為減少假新聞,去年Facebook在消息流中降低了發布者內容的比重,增加來自可信來源的內容。此後有研究表明,這加劇了「過濾泡沫」現象——分享來自家人、朋友和群組的內容,這些內容未必準確。嚴肅的新聞變得更難以穿透這些泡沫。

現在,新加坡加入德國、法國和馬來西亞等國的行列,尋求進行立法——但新加坡採取的行動影響更為深遠。根據新加坡的法案草案,新加坡當局可以公開糾正其認為不實的關於公共機構的說法。「惡意」發表此類說法,可能面臨最高達100萬新加坡元(合74萬美元)的罰款和最長達10年的監禁。

如此大範圍的政府干預是一個錯誤。即使是開放的民主國家的機構也陷入了困難。德國的相關法律難以將假消息和仇恨言論與諷刺區分開。在法國,針對匿名政治廣告的立法導致法國政府的選民登記廣告在Twitter上一度遭到屏蔽。

顯然存在這樣的風險:以後將由政府替人們決定何為「真實」。從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到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一些領導人已經試圖把他們不喜歡的新聞報導誣衊為「假新聞」。俄羅斯上月推出一項假新聞法,該法允許俄羅斯當局要求網站刪除政府不認同的文章,否則就面臨被封。

試圖自上而下地控制假新聞還可能助長陰謀論者的受害者主張。面對Facebook和Twitter降低陰謀論影響的行動,InfoWars網站創始人亞歷克斯•瓊斯(Alex Jones)等販賣陰謀論的人士反咬一口,稱這些公司是在試圖隱瞞真相。政府也可能面臨陰謀論者的類似指控。

應對假新聞的最佳策略是確保讀者質疑他們閱讀的內容。這意味著要從學校抓起,通過教師、記者、社交媒體公司和政府的長期合作來推進。即使如此,有可能只有那些足夠自由和富裕的國家才能夠開展這類項目。但民主國家必須警惕,所推出的反假新聞法可能遭到濫用,並可能為那些懷著邪惡意圖採取看似相同行動的專制政權提供掩護。

譯者/何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