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科技

Facebook不是我們的朋友

克拉克:科技公司嘴上說,對你重要的事情對它們也很重要,但它們的行動明白無誤地證明事實根本不是這樣。

奧威爾式(Orwellian)這個詞被用濫了。然而,沒有比它更適合描述Facebook在英國廣告牌上狂轟濫炸的廣告了。

隨意選擇一天,比如說上周三,在倫敦,這家社交媒體巨頭告訴高峰時間列車上的通勤者,「對你重要的事情對我們也很重要」,並且它正在「比以往更快地刪除令人反感的內容」。

這則廣告沒有提及的是,前一陣子,一名白人民族主義槍手利用Facebook做了17分鐘的現場直播,展示了他在紐西蘭克賴斯特徹奇(Christchurch)襲擊做禮拜的穆斯林的可怕情景。那次襲擊造成50人死亡。這則廣告也沒有承認Facebook因此正面臨的抵制和訴訟威脅,抑或紐西蘭隱私專員約翰•愛德華茲(John Edwards)向Facebook高管們發送的電子郵件,譴責在他們的網路上「現場直播的屠殺情景帶來的深深的痛苦和傷害」。

對於在如此大程度上控制著人們的線上生活的矽谷巨頭而言,這種悲傷和憤怒絕不是新問題。但是,現在一些矽谷巨頭用來轉移外界批評的策略,與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在其《一九八四》(Nineteen Eighty-Four)小說中創造的「雙重思想」如出一轍,這令人不寒而慄。

在另一則上周在英國鋪天蓋地的廣告中,Facebook表示它希望幫助打擊霸凌行為,「所以我們創建了一個霸凌預防中心(Bullying Prevention Hub),提出了各種各樣如何解決該問題的建議」。

該公司多年來一直告訴人們,它對霸凌行為是多麼地關注。它還與慈善機構合作以遏制學校里的這一問題。它會這樣做毫不奇怪。一項對21年來30個國家逾15萬名年輕人的研究去年發現,網路霸凌受害者自殘和實施自殺行為的可能性是一般人的兩倍多。

然而,在面對無法控制的群情激憤的時候(比如今年英國女學生莫莉•拉塞爾(Molly Russell)自殺引發的民憤),Facebook一次又一次地只是改變了其方式。

在拉塞爾死後,她的家人在她的Instagram帳戶里發現了與抑鬱症和自殺有關的材料。今年1月,她的父親說,他相信這個Facebook旗下的網站幫助殺死了他的女兒。英國衛生部長馬特•漢考克(Matt Hancock)後來警告說,如果社交媒體公司未能刪除有害內容就可能會遭禁。上月,Instagram終於採取了行動。它同意禁止發布自殘的圖像——活動人士表示早就應該這樣做了。

漢考克上周重返戰局,披露部長們正在研究新的法律,以迫使社交媒體公司刪除「反疫苗人士」傳播的關於疫苗的虛假訊息。世界各地的衛生官員正在努力應對麻疹病例的激增。歐洲去年發現了逾8.25萬個病例,是十年來的最高水平,是2017年的3倍。社交媒體網路上充斥著錯誤的訊息。但是Facebook幾乎沒有採取任何行動,儘管它去年又花了不少錢搞了一場「假新聞不是我們的朋友」的廣告宣傳。最終,它在上月承諾將遏制反疫苗的虛假訊息。

上周三,在克賴斯特徹奇事件發生近兩周後,Facebook表示將禁止白人民族主義內容。

Facebook並不孤單。谷歌(Google)也採取了可疑的策略來說服我們相信,它關心那些因自己的崛起而失去收入的公司的命運,尤其是報紙。谷歌和Facebook合起來控制著美國近60%的數字廣告市場。美國有如此多的報紙關閉,以致於「新聞沙漠」在美國各地蔓延。一位專家認為,全國3143個縣中有一半只有一份報紙,通常是小型周報,有200個縣則連一份報紙都沒有。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