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德國

書評:歐洲不情願的霸主

巴伯:《德國與歐盟:歐洲不情願的霸主?》一書作者認為,在當今德國社會中仍然明顯存在某種領導權迴避情結。

研究德國問題的專家經常寫道,這個民族很難與過去和解。首先,他們一直記得1933年至1945年災難性的納粹時代。然而,要理解納粹為什麼上台,就需要對歷史有所了解:即1871年德國統一後、一戰期間以及1918年後魏瑪共和國(Weimar Republic)有缺陷的民主制度下,德國社會和國家是如何演變的。

也許理解德國的努力不應該就此止步。西蒙•布爾默(Simon Bulmer)和威廉•帕特森(William Paterson)在他們撰寫的可靠而引人入勝的書中提出,德國人會受益於直面波恩共和國(Bonn Republic)時代。也就是1949年誕生的西德,在1989年柏林牆倒塌後與前共產黨國家東德統一。

與不堪的東德相比,當年的西德是德國歷史上最繁榮、最自由的國家。但它也存在兩位作者所稱的「領導權迴避情結」,即不願把行使權力視為正常之事。相反,西德的身份認同、自由派國內秩序和國際信譽的基礎,是基於努力置身於歐洲一體化的核心位置,抵制昔日強悍民族主義的誘惑。

在東、西德統一近30年後,幾乎沒有一個德國的朋友認為,德國以這種方式躲在殼裡是可取的。德國被視為歐盟不可或缺的力量,人們期待德國為歐盟面臨的諸多挑戰(從移民到歐元區不穩定)找到答案。

然而,兩位作者認為,在當今德國社會中仍然明顯存在某種領導權迴避情結。自1990年以來,恢復國家主權和統一似乎把德國——更具體地說,是過去的西德——變成了「一個穩定、自滿的政體……公眾輿論堅持要求優先考慮德國經濟利益」。對歐洲統一的很大一部分熱情已經消退。

考慮一下德國是如何處理2008年後歐盟銀行業危機和主權債務危機的。政界人士、央行行長、憲法法院法官、媒體評論員和普通民眾都認為,可以接受向希臘等國提供緊急財務援助,但必須附帶嚴格的條件。這些行為主體大多對這樣一個事實視若不見:德國各銀行不顧後果的放貸在「歐元區危機中扮演了近乎同謀的角色」。這本書的核心是兩個問題:德國已經成為歐洲的霸主了嗎?德國的國內政治是抑制還是幫助了它發揮這種作用?在布爾默和帕特森看來,德國在經濟事務上是天生的領導者,這要歸功於其長期財政穩健、出口實力和社會市場經濟模式的吸引力。然而,在歐元區危機期間,德國施加了一些有爭議的解決方案,使得南歐國家不願支持德國的領導。

在國內政治方面,德國總理安格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在2015年決定允許約100萬難民和移民入境,導致了「公眾遲來的報復」——在2017年聯邦選舉中,右翼民粹主義的德國新選擇黨(AfD)在全國取得突破。作者預測,在移民問題上,「未來任何一屆德國政府都會非常謹慎」。

柏林的一些戰略家把德國形容為「Gestaltungsmacht」——兩位作者把這個難以捉摸的術語翻譯為「建構大國」。這個概念沒有直接的軍事含義,但如果德國普通人見到這個詞,他們中的大多數可能會作出懷疑或敵意的反應。反軍國主義的本能根深蒂固。德國應該主要是由文職官員領導的國家——這一理念得到強有力的支持。

與此同時,「德國的軍事裝備處於危險狀態,幾乎沒有可以部署的裝備。」在外交和國防政策方面,「我們距離看到國內支持(德國)扮演霸權角色還有很長一段路,簡直要以光年計算」。

如果說歐洲面臨什麼風險的話,主要風險是歐盟——德國人在國內建立並在國外支持的自由秩序的支柱——可能面臨生死存亡的威脅。這可能對德國造成極其嚴重的衝擊波,並波及整個歐洲。兩位作者表示,歐盟從未面臨過「德國製造」的危機,但「現在這種可能性比以往更大」。

書評作者是英國《金融時報》歐洲事務評論員

《德國與歐盟:歐洲不情願的霸主?》(Germany and the European Union: Europe』s Reluctant Hegemon?),西蒙•布爾默和威廉•帕特森著,紅球出版社(Red Globe Press),32.99英鎊

譯者/馬柯斯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