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經濟制裁

中國是俄羅斯和伊朗的可靠後盾嗎?

潘圖奇:中國被一些國家視為得罪美國後的金融後盾,但俄羅斯和伊朗的經歷顯示,美國的制裁政策對中國產生了威懾影響。

北京方面被一些國家視為金融後盾,即當這些國家令美國不悅並面臨制裁時,它們可以求助北京為自己紓困。然而,對俄羅斯和伊朗的遭遇進行的仔細考察顯示,中國對美國的制裁政策做出了反應,結果有損於其所謂的戰略盟友。

這反映出美國市場的吸引力、域外製裁的覆蓋範圍,以及一些中國機構相對北京的地緣政治利益的獨立性。

這還突顯出常常被描繪為反西方聯盟成員的大國之間的裂痕。它們可能嘴上都是盟友之詞,但實際關係要複雜得多。對尋求順利通過當下危險水域的政策制定者來說,理解這種局勢將如何發展將是關鍵所在。

在地緣戰略層面,中國、俄羅斯和伊朗似乎步調一致。然而,雖然三國領導人之間在公開場合頻頻展示親近——尤其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之間——但事實是,北京方面與莫斯科和德黑蘭的雙邊關係存在嚴重緊張。這一點在經濟領域表現得最為顯著,中國實體和機構在俄羅斯和伊朗投資的意願一直令兩國失望。

最近,由於擔心激怒美國,中國一直在猶豫是否支持俄羅斯通過跨境雙邊結算體系實施的去美元化政策。兩國未能在去年底前按計劃達成協議,一位接近談判的俄羅斯消息人士對《生意人》(Kommersant)表示:「站在華盛頓的角度,中國與俄羅斯達成協議會看上去像是在幫助莫斯科逃避制裁。」

此前有報導稱,俄羅斯已準備大舉押注中國,增加本國外匯儲備的品種,讓人民幣資產儲備達到15%(670億美元),使俄羅斯央行持有全球四分之一的人民幣儲備資產。此前,俄羅斯在2018年第二季度出售了約1000億美元的美元儲備,同時購買了價值440億美元的人民幣資產。

兩國已有14%的雙邊支付使用人民幣結算,7%至8%用盧布結算,但還在尋求增加這一比例,以及實現中國銀聯(UnionPay)和俄羅斯Mir信用卡系統在對方國內的跨境使用。

伊朗也有類似經歷。在德黑蘭當局急於利用北京繞過美國新近強化的制裁政策之際,中資機構卻在猶豫不決。

最明顯的一例是在去年12月,當時有消息稱,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CNPC)控股的崑崙銀行(Bank of Kunlun)將完全遵守美國制裁政策,只會結算伊朗的付款至4月底,即中國大幅減少進口伊朗石油而獲得的美國「豁免期限」到期時。切斷伊朗經濟的這條重要生命線,被視為中石油擔心其在伊朗的活動影響在美利益的結果。

德黑蘭對中國的出口也出現下滑。Bourse & Bazaar的一項分析顯示,在美國收緊制裁兩個月後,去年10月至12月,伊朗對華出口下降了70%。與莫斯科一樣,德黑蘭方面也在尋求提高以本幣計價的交易量,但伊朗央行未公布其外匯儲備的構成,因此不清楚其構成是否發生了變化。

俄羅斯和伊朗本希望從北京方面的全球基礎設施計劃——「一帶一路」倡議(BRI)帶來的投資中尋獲所謂好處,但在這方面同樣遇挫。

當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總統推翻取消對伊朗制裁的協議,而法國石油公司道達爾(Total)作出回應、退出伊朗南帕爾斯(South Pars)天然氣田項目時,中石油起初挺身而出。但該公司並未按照德黑蘭方面希望的速度開發該氣田,今年的報導顯示,中石油可能已暫停了開發活動。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