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歐盟

英國退歐是「歐洲病」的一部分

拉赫曼:德國、法國、英國、義大利、西班牙和波蘭這六大歐洲國家內部全都面臨著甚至在5年前還難以想象的嚴重分歧。

上周六發生了歷史上最大規模的親歐盟示威活動。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種親歐情緒的展示出現在一個即將離開歐盟的國家——多達100萬人走上倫敦街頭抗議英國退歐。英國退歐產生了一種非常離奇的結果:它創造了一種全新的東西,即英國熱情高漲的親歐運動。

在記憶中搜尋我所記得的上一次有這麼多示威者舉著歐盟旗幟的場景,我想到的是在2013年至2014年間的基輔,當時烏克蘭人走上街頭抗議他們的政府不與歐盟簽署聯合協議的決定。考慮到當時許多基輔示威者在街頭被槍殺,並引發了一系列最後導致戰爭的事件,這是一個不那麼令人愉快的類比。

英國退歐風波不太可能導致任何像那樣激烈的事情。但是,這個國家如今在歐洲問題上從中間分成了兩半,退歐派和留歐派之間的分歧代表了一種新的身份政治,遠不止關乎對歐盟的態度。

很可能的情況是,留歐派崛起得太晚,因而無法阻止英國退歐。但退歐派勝利的代價——如果這勝利最終實現了的話——將是國家嚴重分裂和一個大多數人(包括大多數退歐派)都會厭惡的糟糕協議。退歐派想象的英國團結一致、高高興興地慶祝退出歐盟的「獨立日」的場景是自欺欺人,就像他們的宣傳材料中的其他許多內容一樣。

但英國並不是歐洲唯一在政治上出現分裂的國家。留歐派在倫敦抗議的同一天,反建制的「黃背心」(gilets jaunes)再次在巴黎和其他法國城市遊行。再之前的那個周末,加泰羅尼亞分離主義者在馬德里街頭舉行了大規模示威活動。

所有這些歐洲街頭的政治活動都表明,英國目前的動蕩是更廣泛模式的一部分。歐盟六大國家(以人口計)——德國、法國、英國、義大利、西班牙和波蘭——內部全都面臨著甚至在5年前還難以想象的嚴重分歧。

雖然每個國家的問題都不一樣,但發生在一個國家的事情,其影響往往會跨越國界,改變其他地方的政治情緒。英國在2016年的退歐公投是受到2015年德國難民危機的影響。英國退歐陣營中最激進的一支穿上了法國反對馬克龍的抗議者的黃背心。加泰羅尼亞獨立公投受到了2014年蘇格蘭獨立公投的啟發。

歐洲政治的相互關聯性質應該讓歐盟領導人深深明白,他們自己國內的政治可能會受到英國事態發展的深刻影響。這很重要,因為歐洲局勢目前很難說是穩定的。民族主義-民粹主義者已經在義大利、匈牙利和波蘭掌權,並在奧地利與其他黨派組建了聯合政府。極右翼也在法國、德國和荷蘭的選舉中表現強勁,並在西班牙贏得議會席位。

考慮到歐洲各地爆發的政治失靈,英國退歐看起來就像一場更廣泛危機的英國版本,而不是某種奇特的例外。事實上,英國沒有出現歐洲疾病的一些最嚴重的癥狀。

退歐派和留歐派在議會外面搭起帳篷,懸掛上旗幟,大家都怒氣沖沖——但到目前為止,幾乎沒有發生街頭暴力事件。這與法國形成了鮮明的對比——3月16日,「黃背心」再次在巴黎上演暴力。與加泰羅尼亞不同,蘇格蘭的「分離主義者」並未受到審判——他們是英國退歐辯論的積極和重要的參與者。

但對英國來說遺憾的是,聊以自慰的地方僅此而已。可悲的事實是,跟整個歐洲的危機不同,英國的危機帶有獨特的自我毀滅的性質。這是因為英國退歐同時破壞了該國的法律秩序,退出了該國最重要的國際聯盟,很可能還會重創該國經濟。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