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亞馬遜

離奇的亞馬遜域名之爭

邰蒂:亞馬遜公司為了拿到「.amazon」域名,與巴西等亞馬遜地區國家爭鬥了七年。

有些東西,就連世界首富、亞馬遜(Amazon)創始人傑夫•貝索斯(Jeff Bezos)都買不到。「.amazon」域名便是其中之一。

7年前,負責對維持互聯網運行的地址和協議實施管理的全球機構,決定允許網路用戶在「.org」或「.com」等已有知名域名之外,創建新域名。貝索斯的亞馬遜——為方便起見,我會稱之為亞馬遜公司(Amazon inc)——嘗試拿到「.amazon」域名。

於是,亞馬遜公司試圖利用互聯網名稱與數字地址分配機構(ICANN)的複雜程序,陳述自己的理由。它還提供了據稱價值500萬美元的Kindle電子閱讀器和亞馬遜網路服務(Amazon Web Services, 簡稱AWS),期望安撫來自拉美的批評者。如果你願意,可以稱之為「禮品卡之母」。

但那麼做沒起作用。去年10月,當ICANN董事會的一次會議似乎認同亞馬遜公司的主張時,亞馬遜合作條約組織(Amazon Cooperation Treaty Organization ,簡稱ACTO)發出了措辭激烈的譴責。

ICANN負責人戈蘭•馬爾比(Goran Marby)於是宣布,董事會將在近日舉行的日本神戶全體會議上做出決定。然而,幾天前,巴西方面再度要求ICANN推遲決定。馬爾比表示,他「繼續鼓勵亞馬遜公司和亞馬遜地區的政府尋求解決方案」。但是,這個問題現在如此敏感——和白熱化——以至於當我最近聯繫亞馬遜公司時,對方拒絕發表評論。

目前仍不清楚此事會有何種結局。儘管其結果不會對亞馬遜公司產生重大財務影響,但投資者也不應忽視「自然」與「財神」之間的這場爭鬥。這場爭鬥揭示了一種相當令人振奮的諷刺——和悖論。在我們生活的當今世界,矽谷集團似乎格外強大,而美中兩國正在激烈爭奪對互聯網的控制權。但在ICANN耕耘的互聯網底層,仍存在一種令人吃驚的多邊主義精神。

在許多其他形式的多邊主義受到攻擊之際,這種利益相關者模式值得慶幸和捍衛。在一個保護主義日益抬頭的世界裡,ICANN剪斷貝索斯等科技巨頭的羽翼的能力,或許是能夠把互聯網維繫在一起的少數因素之一。

要理解這一點,就得思考ICANN的獨特性質。1990年代,自由意志主義的計算機極客們在美國加州創立了ICANN的前身,他們希望建立一個不受政府或企業控制的民主化的互聯網。1998年,美國商務部(Department of Commerce)承擔了有限的監管責任,ICANN正式誕生。然而,ICANN堅持維護全球授權,尋求讓世界各地的利益相關者參與進來。最後,該機構在2016年擺脫政府束縛,成了一家獨立機構,致力於自下而上、協作和民主的決策。

這種結構存在一些嚴重缺陷。批評者吹毛求疵地表示,ICANN可能是無法追責的,而且不夠透明。儘管ICANN否認這一點,但所有人都認為其流程慢得可憐。亞馬遜域名之戰已打了七年。另一場關於如何應對歐洲《一般數據保護條例》(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簡稱GDPR)的爭論已進行了兩年。(GDPR隱私規則與ICANN維護域名所有者公共註冊的傳統存在衝突。)

基於共識的結構也削弱了ICANN升級互聯網運作方式的努力。儘管該機構一直在嘗試將用戶從舊協議IPv4切換到更好的版本IPv6,但後者的被採納程度極不均衡。

但是ICANN的方法有很大優越性。它對磋商的痴迷意味著,互聯網參與者不能在不考慮更廣泛社會影響的情況下,簡單地「快速行動,打破常規」(就像Facebook現在廢棄的座右銘那樣)。矽谷可以從中學到東西。

更重要的是,無論地緣政治格局如何,這種多邊方式始終讓中國和美國的工程師與俄羅斯、印度以及其他任何地方的工程師保持著合作。這一點至關重要。

我希望ICANN能夠為「.amazon」域名之爭找到一個解決方案,我在情感上支持叢林一方。如果ICANN拒絕接受美國政界與商界實力的碾壓,那將有助於保持更廣泛的社區參與。如果貝索斯能夠領悟到這宗離奇個案的更廣泛問題,然後自願放棄自己的主張,那就更好了。相比一堆禮品卡,這將為他的亞馬遜公司在全球贏得更大商譽。叢林也擁有權利。

譯者/邢嵬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