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國經濟

中國經濟正在走出低迷

戴維斯:中國政府正在出台寬鬆的貨幣和財政政策。假設貿易戰不再升級,中國經濟最糟糕的時候可能已經過去。

美國和歐元區經濟放緩繼續讓美聯儲(Fed)和歐洲央行(ECB)感到意外,這解釋了他們近期的立場為何急劇轉溫和。上周歐洲央行行長馬里奧•德拉吉(Mario Draghi)創造了又一個令人難忘的短語,稱「普遍的不確定性」意味著下行風險(甚至是相對歐央行最近下調了的增長預測而言的下行風險)仍然佔據主導地位。

發達經濟體的政策制定者一致將經濟衰退歸咎於「外部」經濟衝擊,這通常指的是對中國喪失經濟增長勢頭的擔憂。

在臨近去年年底的時候,這些擔憂似乎完全合情合理。中國發布的2018年日曆年的官方GDP增長率為6.4%,這是三十年來的最低增長率。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最近發表的一項研究顯示,基於更準確的數據,真實的增長率可能比官方數據低兩個百分點。

此外,支點資產管理公司(Fulcrum)去年12月份的「即時預測」(nowcast)顯示中國經濟活動增長率急降至僅4%。這是全球經濟放緩的主要誘因,尤其是在貿易和製造業領域。

那麼去年中國的增長引擎出了什麼問題?有兩個因素非常重要:貨幣政策轉向去槓桿,以及對貿易戰的擔憂進一步打擊了信心。

貨幣政策將重點轉向去槓桿,尤其是在影子銀行業。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影子銀行業一直是基礎設施投資的主要融資來源。

在2018年,總體信貸增長(即社會融資總額)與名義GDP增長一致,基本符合當局的計劃。但是,國有企業固定資產投資受到的影響比他們預想的嚴重得多——到去年年底,固定資產投資增長率已幾乎降至零。

小企業多年來一直依靠影子銀行部門的貸款來為自身擴張提供資金,因此當局打壓影子銀行業的決定對它們也影響極大。當局的目的是將國有銀行的貸款從國有企業導向小型私營企業,畢竟這些企業才是最具活力的新的經濟增長來源。

貸款並未轉向小型私營企業,部分原因是在債務違約率上升和商業信心下降的背景下,銀行不願向私營企業放貸。此外,信貸需求也有些疲軟。中國央行(PBoC)多次嘗試鼓勵銀行向私營部門提供更多貸款,但迄今成效有限。

在國內問題重重的背景下,對中美貿易戰的擔憂進一步打擊市場信心,這顯然讓形勢雪上加霜。根據一些獨立的估計,去年美國對中國產品加徵的新關稅是一個影響相對有限的事件,它僅使中國GDP減少約0.3%。

但去年年底特朗普政府加碼的關稅威脅有可能使加徵關稅對GDP的直接打擊加倍,並增加了對國內投資和消費的下行衝擊。經濟似乎在這些衝擊來臨之前就有所預料,這進一步削弱了國內需求。

總體而言,「即時預測」表明,2018年期間經濟活動增長率下降了約3個百分點。非常粗略地估算,其中大約一半可能源於去年全年去槓桿政策加強的影響,其餘部分源於去年年底人們對貿易衝突可能會急劇惡化的擔憂。

在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與習近平本輪會談透露出的貿易政策背景下,2019年的問題是財政和貨幣政策正在實施的寬鬆舉措是否足以促進經濟復甦。這些都還沒有定論,但兩位領導人都有強大的國內政治動機來避免衝突大幅升級。市場已經將會談將取得成功計入價格,而且似乎可以合理推測,經濟信心遭受的衝擊將會在未來幾個季度消退。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