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加密貨幣

山羊、金本位、加密貨幣

格利森:山羊曾被用作貨幣,人們可能不會懷念羊幣,也不會懷念金本位。接受加密貨幣將是合乎邏輯的下一步。

早在1930年代,據約翰•梅納德•凱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介紹,烏干達一名地區專員的職責之一就是檢查和評估山羊。

當地的貨幣單位是山羊,所以大多數商品都以山羊計價。所以,當某位當地人嘗試拿一隻又病又老或者出於其他原因沒人想要的動物來還債時,地區專員將裁定此動物能不能算作具有交易用途的「山羊」,即它能不能算作一隻可交易的山羊。

對該體系的一種解讀是,相關經濟體實際上是在「山羊本位制」下運行的——其標準貨幣單位的價值與基礎商品的價值掛鉤。如果該商品的價值相對於其他商品降低,則貨幣單位的價值就會按比例下降(即會有通脹),反之亦然。

山羊本位制和金本位制是相同的概念。在這兩種情況下,人們都認為貨幣之所以有價值,是因為它在某種程度上與一種實物相關聯,可以用它來交換此實物。然而,這種「商品本位」模式如今已基本被拋棄。今天的「法定」貨幣的價值完全來自其主權發行者的承諾。實際上,我們已將真正的山羊從系統中剔除,現在只使用概念上的山羊。

這意味著,我們已把貨幣的概念層層剝開,只留下最純粹的本質,即貨幣僅僅是一種令牌,其價值完全來自於人們對它將在支付中被普遍接受的預期。在一個以這種模式運行的世界裡,任何被承認具有支付功能的東西都能充當貨幣,不論它的創造者是誰。因此,我們看到加密貨幣的興起也就不足為奇了:加密貨幣是為充當支付媒介而創建的、完全私有的令牌。

這類貨幣的存在對貨幣只能由民族國家創造的觀念構成了直接挑戰。特別是,它駁斥了如下觀點:即貨幣之所以具有這種地位,是因為有國家法律規定公民必須使用這種貨幣——視其為「法定貨幣」。

如果這是貨幣的定義,那麼它將在主權地位和貨幣創造之間提供必然聯繫。然而,事實顯然並非如此。例如,魏瑪共和國(Weimar Germany)的公民停止使用馬克,並不是因為馬克不再是法定貨幣,而是因為同胞們不再接受以馬克付款。同樣,津巴布韋經濟曾在一段相對較短的時期經歷一個轉變:從仍是法定貨幣的津巴布韋元切換到並非法定貨幣的美元,而並未失去貨幣功能。在實踐中,當一種貨幣在償債時不再很有希望被普遍接受時,它就不再是貨幣,無論其法律地位如何。那麼這將貨幣與主權之間的聯繫置於何地呢?

在任何一個經濟體中,如果該經濟體的最大參與者認為一種東西作為支付方式是可以接受的,那麼這種東西就將發揮貨幣的作用。由於主權國家是任何國家經濟中的最大參與者,它所接受的任何支付手段實際上都是該經濟體中的「貨幣」。

然而,這種聯繫是有代價的。由於貨幣被視為主權國家的債務,它們會因主權國家信譽的波動而增值或貶值。從這個角度來看,支持貨幣的主權承諾只不過是前述山羊的現代變體——將名義記帳單位與外在的東西聯繫起來。1971年,美國將美元與實物黃金脫鉤;放棄法定貨幣將是合乎邏輯的下一步。

使用私人發行的支付工具打破這種聯繫,相當於拋棄作為基礎的山羊。一旦山羊走了,人們很可能不會懷念山羊,就像今天人們不會懷念金本位那樣。

本文作者為高偉紳律師事務所(Clifford Chance)合伙人,著有《金錢的法律概念》(The Legal Concept of Money)

譯者/邢嵬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