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煤炭

中國限制進口澳大利亞煤炭

來自澳大利亞的煤炭被限制進入中國港口。中國表示這是治理污染措施的一部分,但有人擔心這與中澳關係緊張有關。

中國正限制澳大利亞煉焦煤進入其港口,導致澳元周四走低,堪培拉方面已讓外交人員去查明原因。

雖然中國表示,對這種鍊鋼原料的進口管制是治理污染措施的一部分,但也有人擔心這與兩國間的政治緊張有關,比如澳大利亞政府去年禁止中國電信公司華為(Huawei)參與營運5G網路。

「中國正在對進口煤炭的質量與安全性進行風險監測和分析……目的是保護環境安全。」中國外交部在回應這些限制是否與雙邊緊張局勢有關時表示。

路透社(Reuters)周四在一則報導中援引中國大連港一位未具名官員的話稱,該港口已禁止接收進口的澳大利亞煉焦煤,並計劃將2019年煤炭進口總量限制在1200萬噸以內。消息傳出後,澳元兌美元匯率最多下跌1.1%,至0.7086美元。

Wood Mackenzie的一份報告中的數據顯示,去年大連港進口的煤炭佔中國海運煤炭進口總量的7%,約1700萬噸。

此前,礦業公司必和必拓(BHP)的首席執行官安德魯•麥肯茲(Andrew Mackenzie)周二在財報電話會議上表示,煤炭進口商在中國的卸貨時間延長了一倍,至45天左右。他將此歸因於中國當局要把國產煤炭放在首位。

全球最大的發電用熱煤出口商嘉能可(Glencore)的首席執行官伊萬•格拉森伯格(Ivan Glasenberg)表示,澳大利亞和中國之間的「外交問題」是導致通關延遲的背後原因。

「他們在延遲卸貨,我想延誤期大約為30天。」格拉森伯格在周四公布年度業績後表示。「我們正在靜觀其變 ……看會產生什麼影響,以及他們什麼時候解決外交糾紛……讓我們拭目以待。現在很難預測。」

澳大利亞貿易、旅遊與工業部部長西蒙•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表示,他已經要求澳大利亞駐北京大使儘快調查媒體報導的禁令。

「本周,我會見了澳大利亞礦業協會(Minerals Council of Australia),討論了市場準入問題以及我們向中國有關部門提出的相關交涉。」伯明翰說。

澳大利亞礦業協會表示,大連港的禁令還無法證實,但該協會承認,幾周來,發自澳大利亞的煉焦煤在中國的一些港口受到了限制。

西太平洋銀行(Westpac)外匯策略師肖恩•卡洛(Sean Callow)表示,澳元對路透社報導最初作出強烈反應,這與澳元的敏感性相吻合,這種敏感性表現在一旦澳大利亞對華大宗商品出口面臨威脅,澳元就會受到影響。

西太平洋銀行全球市場策略主管羅伯特•倫尼(Robert Rennie)在Twitter上寫道,2018年澳大利亞出口的煉焦煤22%銷往中國,出口的熱煤24%銷往中國。

直到前不久,分析師們還將中國限制從澳大利亞進口煤炭解讀為中國時而發起的扶持國內煉焦煤行業的措施之一。

澳大利亞經濟受中國影響很大,中國是澳大利亞礦業集團所生產大宗商品——包括煉焦煤和鐵礦石——的主要進口國。2018年12月,澳大利亞工業、創新和科學部(Department of Industry, Innovation and Science)預測,在截至今年6月的12個月內,煉焦煤出口額將上升至670億澳元(合480億美元),並超越鐵礦石成為該國最大的出口商品。

「2018年4季度,澳大利亞向中國出口煉焦煤的數量和價值均高於2017年同期。中國是澳大利亞的寶貴夥伴,我們相信,我們對彼此的自貿協定承諾將繼續得到履行,」伯明翰說。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