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克什米爾

克什米爾恐襲令印中關係再度緊張

宣稱對事件負責的穆罕默德軍已在2002年被列為恐怖組織,但印度將該組織領導人列入恐怖分子名單的努力一再遭到中國阻撓。

1999年的平安夜,我在新德里的寓所看一部假日電影時,聽聞一架印度航空(Indian Airlines)的飛機在從加德滿都飛往德里的途中被劫持了。機上約有176名乘客,這架飛機先是降落到印度的阿姆利則(Amritsar)機場,在那停留了約45分鐘;然後飛往巴基斯坦拉合爾加油;接著飛往迪拜,在那裡釋放了26名人質;最後飛往塔利班控制下的阿富汗坎大哈機場。

在接下來的幾天里,當時的印度人民黨(Bharatiya Janata)政府一直難以讓人質獲釋。劫機者想讓新德里方面將三名伊斯蘭武裝分子領袖從印度監獄中釋放出來。心急如焚的人質親屬則激動地要求政府不惜一切代價讓他們的親人平安歸來。

新年前夜,新德里方面認輸了。印度風度不凡的外交部長賈斯旺特•辛格(Jaswant Singh)一周內似乎老了十歲,他護送那幾名武裝分子前往坎大哈交換人質。當天獲釋的幾名伊斯蘭武裝分子中有一個名叫艾哈邁德•奧馬爾•賽義德•謝赫(Ahmed Omar Saeed Sheikh)的巴基斯坦裔英國人,他後來謀殺了美國記者丹尼爾•珀爾(Daniel Pearl)。還有一個是馬蘇德•愛資哈爾(Masood Azhar),此人後來成立了以巴基斯坦為據點的穆罕默德軍(Jaish-e-Mohammad),該組織據說在2001年對印度議會發動了一次襲擊,差點兒導致印巴兩國開戰。

近20年過去了,愛資哈爾重又登上新聞頭條:印度動蕩的克什米爾地區上周發生自殺式炸彈襲擊,44名後備警察部隊人員遇害,穆罕默德軍宣稱對這一事件負責。襲擊發生後,新德里方面譴責長期以來的死對頭巴基斯坦給愛資哈爾「充分自由」,讓其策劃對印度領土的襲擊,並要求立即對愛資哈爾採取行動。

但印度的憤怒針對的不僅僅是巴基斯坦。最初的震驚漸漸平復,現在印度人也在對另一個罪魁禍首中國表示憤怒,因為中國一再阻撓印度讓聯合國安理會(UN Security Council)將愛資哈爾正式列入恐怖分子名單。

印度自2016年初就開始為此事努力,當時印度的一個軍事基地被據稱與穆罕默德軍有關聯的武裝分子襲擊,穆罕默德軍在2002年就被列為恐怖組織。安理會的大多數成員都支持印度提出的對該組織領導人採取類似制裁的請求。但與巴基斯坦有著密切戰略關係的中國否決了這一提議,並自那以來一直阻撓此事,一再否決印度的要求。

現在,在克什米爾襲擊事件之後,這一曾經鮮為人知的外交衝突重新回到公眾視線。印度分析人士、政策制定者和記者們高呼,北京方面正在保護一個他們認為策划了一系列致命襲擊的人。社交媒體上群情激憤。

「對於誰在保護穆罕默德軍的問題,不要有誤解。巴基斯坦只是個小角色……保護穆罕默德軍的真正世界大國是中國。今天死亡數字往上蹦的時候,我們都不要忘記,中國一直以來是如何阻止對穆罕默德軍採取行動的,」專攻軍事與戰略事務報導的電視記者希夫•阿羅奧爾(Shiv Aroor)在Twitter上寫道。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駐班加羅爾(Bangalore)分析師R•K•米斯拉(RK Misra)在Twitter上發帖稱:新德里方面應該「像美國那樣,打擊(中國的)要害」。他建議新德里方面對所有中國產品徵收100%的進口關稅,因為「印度沒有中國手機也能生存」——這一情緒得到廣泛認同。

向來不太發表煽動性言論的《印度快報》(Indian Express)在一篇社論中宣稱:「如果北京方面繼續在與恐怖主義相關的問題上袒護巴基斯坦,新德里方面不能繼續保持沉默,必須表明其不惜限制與中國的雙邊關係和商業關係的立場。」

這一切將北京方面置於尷尬境地。由於懸而未決的邊界爭端和固有的競爭,中印關係一直處於緊張狀態。但在面臨美國的敵意之際,北京方面試圖改善與印度的關係。印度是一個快速增長的市場,中國對印貿易存在約600億美元的順差。

很少有問題能像恐怖主義威脅那樣引起印度人的共鳴。中國現在必須審慎考慮,它願意在多大程度上保護愛資哈爾,否則,印度公眾要求阻止潮水般湧入的中國商品的呼聲肯定會越來越高。

譯者/何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