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亞馬遜

亞馬遜放棄落戶紐約說明了什麼?

亞馬遜放棄落戶長島市,以及決定不再重啟第二總部選址工作,都表現出它對公眾情緒的漠不關心。

媒體曾經以一系列頭條報導熱情讚譽傑夫•貝索斯(Jeff Bezos),然而這種令人興奮的情景只是曇花一現。多年來,作為亞馬遜(Amazon)創始人兼《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新東家,傑夫•貝索斯一直面臨著各種刨根問底的報導,這些報導試圖深挖他的電商公司亞馬遜的勞工待遇、納稅做法及其對小型零售商的影響,儘管亞馬遜的股價漲了又漲。

但本月早些時候,當貝索斯決定對付與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立場一致、並揭露了他的婚外情的小報《國民問詢》(National Enquirer)時,情況發生了改變:就連曾揭露水門事件的《華盛頓郵報》記者鮑勃•伍德沃德(Bob Woodward)都寫道,他為他的老闆貝索斯感到驕傲,因為貝索斯揭露了《國民問詢》所謂的試圖勒索的行為。突然之間,這位在我們的客廳安裝了1億台監聽設備Alexa的億萬富翁,被譽為一位個人隱私的捍衛者。

上周四,亞馬遜決定取消在紐約皇后區的長島市(Long Island City)一帶投資25億美元並創造2.5萬個工作崗位的計劃,這使貝索斯的形象變得更加任性。

亞馬遜的總部本位於西雅圖。就在三個月前,亞馬遜結束了為期14個月的「第二總部」(HQ2)選址工作,並宣布將把計劃創造的5萬個新工作崗位分配到兩個新址:長島市和位於華盛頓特區(Washington DC)郊區的弗吉尼亞州水晶城(Crystal City)。

從俄亥俄州的哥倫布(Columbus)到新澤西州的紐瓦克(Newark),亞馬遜的這個虎頭蛇尾的選擇使很多城市的希望破滅了,這些城市本希望這家世界最大企業之一能通過一項變革性的投資振興當地社區。

紐約當地媒體抱怨說,紐約並不太需要亞馬遜的資金,相反,紐約更關注第二總部計劃中能夠吸引億萬富翁的直升機停機坪,以及2.5萬名亞馬遜員工對該市房價和老舊的地鐵系統的影響。

從參議員邁克爾•賈納里斯(Michael Gianaris)到明星國會女議員亞歷山德里婭•奧卡西奧-科爾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當地的民主黨人一致抨擊紐約州長安德魯•庫默(Andrew Cuomo)和紐約市長白思豪(Bill de Blasio)為了讓亞馬遜選址長島市而為亞馬遜提供的近30億美元的「企業福利」,認為這資助了世界最大企業之一的「過度擴張」。

你不能指責亞馬遜接受了紐約方面提供的激勵措施,但你可以質疑亞馬遜為何無法預見或承受該計劃引起的反彈。

投資者、僱員和消費者都開始更加關注企業對當地社區的貢獻:可以比較一下,亞馬遜反對西雅圖徵收一項將資助平價房建設的營業稅所引起的反應,與微軟(Microsoft)表示將在一個無家可歸現象嚴重的城市投資5億美元資助平價房建設而贏得的掌聲。

亞馬遜放棄落戶長島市,以及它決定不再重啟第二總部選址工作,都表現出它對公眾情緒的漠不關心。如果亞馬遜在當天宣布將把2.5萬個工作崗位轉移到一個更需要它們的城市,它至少還可能避免引起人們發問,最初園區選址的意義何在。

去年,Quicken Loans首席執行官、帶領團隊推介底特律參與第二總部選址競爭但未獲成功的丹•吉爾伯特(Dan Gilbert)告訴英國《金融時報》,參與一個二線城市的復興是一項可以引以為傲的公關「成就」,「任何一家規模與其所面臨的審查相符的企業都應該盡其所能」。

《國家問詢》曾主張,能夠對貝索斯的商業判斷力提出值得報導的質疑,貝索斯在與該報展開較量時駁斥了這一主張。但是,作為一家有巨大的經濟和社會影響力的企業,政府關係是亞馬遜經營的一個核心。並且,對任何如此深入了解龐大消費者群體的企業,人們都會期望這個企業能更好地感知公眾情緒。

如果貝索斯的這次180度大轉彎導致人們對他的判斷力提出更緊迫的問題,他不應該對此感到驚訝。

譯者/何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