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股票

為什麼投資者在賣出股票方面表現糟糕?

新的研究表明,職業投資組合經理在賣出方面表現極為糟糕,這正在讓他們付出了高昂代價。更嚴重的是,他們甚至似乎並未意識到這一點。

職業投資組合經理在生活中有兩個基本功能:買入和賣出。

新的研究表明,他們在賣出方面表現極為糟糕,這正在讓他們付出高昂代價。更嚴重的是,他們甚至似乎並未意識到這一點。

去年底發布的報告《快賣慢買:啟發法與機構投資者的交易表現》(Selling Fast and Buying Slow:Heuristics and Trading Performance of Institutional Investors)是芝加哥商學院(Chicago School of Business)、卡內基梅隆大學(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和麻省理工學院(MIT)的多名學者與數據公司Inalytics共同努力的成果。對於所有渴望避免毫無必要地錯失掉回報的投資者來說,這篇報告值得一讀。

基於對783種專業投資組合的初步研究,報告發現的問題核心是,投資者並不是用同一種方式思考買入和賣出。一位人士告訴研究團隊:「買入是一項投資決策,賣出則是另一回事。」

對於只做多頭的投資者來說,買入一隻新股是一個嚴肅的過程。基金經理將研究這家公司,分析其財務狀況和股價表現,仔細思考參與或錯過的風險。正如上述研究報告指出的,買入是一個重要時刻,是一個展現自己的機會,是「發現下一個贏家」的前瞻性努力。這是一種技巧遊戲,而且它是有效的。

新買入的股票往往可以跑贏大盤。幹得好,宇宙的主人。為自己在偉大的資本分配過程中發揮作用而為喝彩。

然而,輪到賣出時,決策通常「由認知資源的非對稱分配驅動」。換言之,投資者只是不當回事。任何已證實的分析和選股技巧都會被拋諸腦後。

這並不適用於所有賣出的決策。當投資者根據新的訊息——收益報表或一條將影響公司業績的新聞——採取行動時,賣出的決定通常會帶來回報,而且通常表現優於用擲飛鏢的方式選擇賣出哪些股票。對賣出適當地加以考慮可以奏效。

但是,當投資者在其他日子(「非公告日」)賣出,這些決策一年跑輸一項完全隨意賣出的策略模型約2個百分點。肯定沒有投資者能夠承受這樣的投資組合表現。終端投資者——那些委託專業人士投資的養老金領取者和儲戶——當然有權利期望獲得更高的回報。

報告指出,「投資者似乎並不缺乏賣出的基本技能」。但是,當他們賣出一隻股票以便可以買入另一隻時,他們傾向於賣掉任意一隻他們認為當時已經漲夠或跌夠了的股票。報告稱,這種策略——賣掉一隻毫無漲勢或者可能已經漲到頭的股票——有一定的「合理性」。但它產生了糟糕的結果,並且許多人「欣然承認」是在倉促考慮之後賣出的。

當投資者的投資組合普遍表現不佳,或者基金經理面臨壓力的時候,這種趨勢會更加糟糕。奇怪的是,無論壓力水平如何,同樣的衝動過程並不適用於買股。

投資者與他們賣出的股票之間的關係也很有趣。有人告訴撰寫這一報告的研究人員,他/她不只是賣掉股票。這位基金經理告訴研究人員:「當我賣掉時,我是受夠了。在我賣掉以後,我會仔細檢查,並從整個研究中刪掉該頭寸的名稱。」在金融市場這樣做,相當於在舊相片中剪掉前任的頭像,並從手機中刪除他/她們的號碼。報告還指出,投資者在賣出後很少跟蹤這些股票的表現。所以他們甚至沒有意識到他們可能會錯失的收益。

從本能上來說,這一切都合乎情理,而且不僅僅適用於股票投資者。下一次,當新興市場匯率因國內危機而下跌的時候,只需注意,其他新興市場匯率也會下跌。例如,為什麼土耳其里拉因國內政治問題貶值時南非蘭特就會受影響,通常沒有一個合理的解釋,但投資者傾向於將大致相似的資產捆綁在一起拋掉或全部押上。差異化正在改善,但只是很慢。它可以證明,有時市場真的會毫無理由地波動。

報告總結稱:「我們的研究結果表明,創造可以更有效學習的環境會帶來顯著益處。」一種更有條不紊地挑選資產出售、並安撫焦頭爛額的基金經理的方法彷彿就在眼前。

譯者/裴伴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