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國經濟

中國難以成為全球「老大」

沃爾夫:因經濟扭曲和國際環境惡劣,中國很可能無法複製其他東亞經濟體在短期內發展為高收入國家的那種成功。

不要根據最近一段時間的情況進行推斷。中國已經有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四十年。西方和自由民主事業在冷戰中取勝後,都已步履蹣跚。我們是否應該得出結論:一個專制的中國肯定會在未來幾十年成為世界上佔據主導地位的強國嗎?我的回答是:不會。這是一個可能的未來,而不是一個確定的未來。

在1980年代,人們普遍認為日本將成為「老大」,但事實證明這種觀點大錯特錯。1956年,時任蘇共第一書記尼基塔•赫魯曉夫(Nikita Khrushchev)對西方說,「我們會埋葬你們!」事實證明他完全錯了。日本和蘇聯的例子凸顯了三個常見的錯誤:從最近的情況進行推斷;想當然地認為某個經濟快速增長的時期將無限期地持續下去;誇大中央指導相對於經濟與政治競爭的好處。從長遠來看,前者可能會變得僵化因而是脆弱的,而後者可能會表現出靈活性,因而可以自我更新。

如今,最為激烈的政治和經濟競爭發生在中美之間。一般觀點認為,許多年以後,比如到2040年,中國經濟規模將遠遠超過美國,而印度的經濟規模仍將比中國小很多。但這種觀點有可能是錯誤的嗎?獨立研究公司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的回答是,是的。該公司認為,中國極其優異的表現也許很快就會結束。(見圖)。

有兩個強有力的論據不支持上述觀點:第一,中國有很大潛力繼續追趕最發達國家的生產率水平;其次,中國已證明自己有能力實現持續快速增長。打賭中國的潛力和能力都不行,是勇敢的。但凱投宏觀在其《長期全球經濟展望》(Long-Term Global Economic Outlook)中辯稱,我們應該這樣做。與1980年代的日本一樣,讓中國在2008年金融危機後保持了高速增長的超高投資和快速債務積累政策,使其很容易發生急劇減速。

至關重要的是,中國的投資率(在2017年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44%)高得不可持續。這種超常的投資率確實維持了中國在2008年危機後的供需增長。但中國的人均公共資本存量已遠遠超過日本當年人均收入與中國目前水平相當時的人均公共資本存量。城市家庭組建放緩意味著,需要建造的新房數量減少了。不出所料,投資回報率已大幅下降。總而言之,投資拉動型增長必須儘早結束。

由於其體量,在人均收入水平尚未趕上其他高增長的東亞經濟體時,中國在出口驅動型增長方面也遭遇了停滯。中美貿易戰凸顯了這一現實。中國的勞動年齡人口也在下降。再考慮到債務的大幅增長,保持快速增長將非常困難。

未來需求將依賴於大眾消費市場的出現,而供給增長將需要「全要素生產率」(一個衡量創新的指標)的大幅提升。然而,在2017年,私人消費僅佔GDP的39%。如果要推動需求,儲蓄率必須下降,家庭收入在GDP中所佔比例必須上升。這兩點都不容易實現。但最大障礙——尤其是對中國所需的生產率大幅提升來說——是中國在向一個更專制的政治體系轉變。

15年來,中國一直受益於1998年至2003年擔任總理的朱鎔基所推行的改革措施。自他的時代以來,中國再未推出可以相提並論的改革措施。如今,信貸仍優先分配給國企,而政府對大型民企的影響力正在加強。所有這些都有可能扭曲資源的配置,減緩創新和經濟發展的速度,即便能躲過一場全面的金融危機。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