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國經濟

中國人工智慧發展面臨障礙

中國一度炙手可熱的人工智慧行業如今陷入了恐慌:遭到投資者拋棄、未能交付尖端技術、難以帶來回報。

中國一度炙手可熱的人工智慧行業如今陷入了恐慌:遭到投資者拋棄、未能交付尖端技術、難以帶來回報。

這與去年的情形大相徑庭——當時北京公布了到2030年在人工智慧領域實現世界領先水平的計劃,風險投資者紛紛抬高估值,中國科技巨頭們大張旗鼓地在盈利目標里加入了人工智慧的雄心壯志。

對人工智慧發展的幻想破滅並非中國獨有的現象。在美國,今年夏天IBM對其旗艦人工智慧項目IBM Watson進行了工程師裁員。此前,長期持懷疑態度的紐約大學(New York University)心理學教授加里•馬庫斯(Gary Marcus)悲嘆道:「在人工智慧發展60年後,我們的機器人除了播放音樂、掃地和競標廣告外,還是什麼也做不了。」

但在中國,去年人工智慧領域的炒作和投資進入白熱化,現在的逆轉更為徹底。ABI研究中心(ABI Research)的數據顯示,去年中國在私人部門投資方面超過了美國,吸引資金接近50億美元,但今年前6個月投資僅為16億美元,還不到美國的三分之一。

「(我們正)處於一個通用用途已經解決的節點,」該諮詢機構的主管分析師Lian Jye Su表示,「製造普通通用用途的聊天機器人要比為銀行業、建築業或礦業等行業研發特定算法容易得多,因為想要發展後者你需要特定行業的知識和支持。」

這種拐點還伴隨著為算法和機器學習提供驅動的計算能力的不足。剩下的則是科技投資者熟悉的配方:誇大的估值、過度的炒作吹噓和老套的貨幣化模式。

「我們覺得有點兒投資過度,」中國科技行業的大型投資者啟明創投(Qiming Venture Partners)的主管合伙人梁穎宇(Nisa Leung)表示,「很多公司無法提高其貨幣化水平,或者他們對自己的能力過度承諾。」

隨著估值飆升,風險資本的興趣逐漸消失,而人民幣資金枯竭加劇了這一趨勢。

曾管理谷歌(Google)在華業務、如今執掌風險投資公司創新工場(Sinovation Ventures)的李開復(Kai-fu Lee)稱:「如果當初你有5名來自百度(Baidu)或谷歌的工程師從零開始——那麼這家公司如今可能估值6000萬至8000萬美元。9個月前,這個數字會是1.1億美元。」

他預計估值還會進一步下跌:「可能會跌到5000萬美元以下。」

對於天使投資者真格基金(ZhenFund)來說,投資機器學習和其他人工智慧領域的高潮在2012-2015年左右。真格基金的首席執行官兼合伙人方愛之稱:「目前我沒看到太多有創新力的新的人工智慧初創公司。」

儘管很多人認為特定行業應用才是下一個大飛躍,但是曾領導凱鵬華盈(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在華科技投資、而後創立了創世夥伴資本(China Creation Ventures)的周煒認為,在一些「足夠好」的技術上還有不少機會。

「美國投資者總是想投資尖端技術,所以他們總是考慮先進的人工智慧,」他表示,「但對我們來說,我們希望在那些『足夠好』的人工智慧技術上有所作為。」

作為例子,他說起了最近投資的一家在線英語學習公司。這家公司沒能實現一對一教學,但可以根據學生的反應(正確回答和錯誤回答)定製足夠多的場景,讓用戶感覺有真正的老師在指導他們。他稱「這沒什麼神奇的地方」,但把學費降到了1美元以下。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