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國經濟

粵港澳大灣區的夢想與現實

讓香港和澳門融入中國內地所面臨的挑戰,幾乎與在一個經常受颱風襲擊的地區修建世界最長跨海大橋一樣嚴峻。

連接香港、澳門和珠海的這座長36公里的大橋,是史上最雄心勃勃的工程項目之一,耗時至少15年,耗資近200億美元。

中國政府打造這項巨型工程——計劃未來幾個月內通車——旨在將曾經為歐洲國家殖民地的香港和澳門從交通上、經濟上和精神上與祖國更緊密地聯繫在一起。

港珠澳大橋管理局副局長餘烈說,「這是一項重大戰略工程,將進一步深化中國的改革,改善中國的經濟增長」。他還介紹了他的工程團隊遇到的諸多技術難題。

這座大橋與一條耗資110億美元、將香港連入內地龐大高鐵網路的新鐵路線,共同構成北京方面如下計劃的關鍵一環:將半自治的香港和澳門與9個相鄰城市區域(包括超大型城市深圳和廣州)整合起來。中國政府希望將這些城市整合成它所稱的「大灣區」(Greater Bay Area),作為創新和經濟增長的引擎與與舊金山、紐約和東京平起平坐。

然而,想讓政治隱患重重的金融中心香港和全球最賺錢的博彩勝地澳門融入國家主席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內地,所面臨的挑戰,幾乎與在一個經常受颱風襲擊的地區修建世界最長跨海大橋一樣嚴峻。

香港政府製作的一則動畫廣告宣稱,駕車經大橋前往澳門將簡單而便捷。但首先,它解釋道,司機必須從香港、澳門以及內地相關部門取得三張單獨的許可證,為在內地和澳門行駛購買專門的車輛保險,並在珠海市政府備案這些文件——這一過程將需要至少12個工作日。

辦理通行許可證的繁瑣手續突顯了北京方面面臨的巨大挑戰。目前,北京方面正在尋求整合三個不同的政治和海關實體,以及各自極為不同的司法制度、稅率和針對人員、商品和資本的管控。

「這一政策旨在將整個地區打造成一個單一市場,」英國太古集團(John Swire & Sons)處理大灣區事務辦公室負責人鄭家駒(Arnold Cheng)說,「如果我們能讓這些城市之間擁有更多協同性,加大融合,我們就能把蛋糕做得更大,每個城市都能從中受益。」太古擁有香港載旗航空公司國泰航空(Cathay Pacific),並在本地區擁有多家地產和貿易公司。

與習近平的標誌性計劃「一帶一路」倡議(BRI)類似,北京方面推出大灣區規劃不僅僅是為了進一步整合上世紀90年代末分別由英國和葡萄牙歸還中國的香港和澳門,中國政府還希望在中國最具經濟活力的地區之一為增長加一把勁,並加快全國範圍內從製造業和出口向服務業和內需的轉型。

大灣區項目覆蓋的地區擁有近7000萬人口,經濟規模達1.5兆美元,超過了澳大利亞、印尼、墨西哥等二十國集團(G20)國家。滙豐(HSBC)預計,到2025年,該地區的經濟規模將接近翻番,達到2.8兆美元。

但要開啟下一階段的增長,北京方面將不得不降低人員、資本和訊息流動的壁壘。這看起來很難,因為習近平近來一直在加強對社會和經濟的控制,而與美國的貿易戰又將中國政策制定者置於不利境地。

大灣區規劃背後的理念是,通過消除貿易壁壘、促進跨境商業並最終打造一個單一市場,充分利用該地區在金融、製造業和科技領域突出的基礎設施和專長。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